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CP達文西和羅曼 學園向(仮)

劇情相關:蘑菇《2015的時鐘塔》  /中譯(不看也沒有關係的我只是想推廣蒼崎姊妹(#

BGM:メーベル  同一首歌的fgoMMD

沒辦法寫出日常的劇情我正在反省中.........但是這次比起想不出過程更讓我煩惱的是設定跟伏筆呢 BUG反正無法避免就請忽略吧(#

寫不出來的日常嘛.......請把它當成不會實裝的幕間吧(姬友語)


4


日常是一種容易習慣的東西

明明不久之前他還面臨著世界毀滅的危機,現在卻已經開始習慣這種生活了。
仔細想想這樣的生活,或許就是他在成功拯救了人理之後會過上的吧……普通的找份穩定的工作,而不是為了預防危機什麼都學;普通的跟身邊的人交朋友,而不是防範著不知是敵是友的人對誰都無法真心
接下來還有什麼呢……?普通的人生會做的事。雖然對於在人世間享樂他比不上其餘兩位千里眼,但是普通的生活他還是做得到的吧……話說這裡唯一的缺點一定就是沒有Magi☆Mari了!就算她有個糟糕的經紀人……沒錯一定只是經紀人,那也沒關係,無論在哪個世界他都會繼續支持她的!

「你在想什麼啊羅馬尼?一瞬間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喔?」達文西在他面前揮了揮手「而且那個表情還挺蠢的」

「呃!啊沒有啦啊哈哈哈……」他趕緊收斂自己的表情。太放鬆了一不小心就……該怎麼說,真是平穩呢,這種生活。上次有這種感覺的時候大概是2016的新年。不過那個只是危機之中的暫歇,現在身在其中的這個,應該可以算是安穩的真實了吧……

「嗯……感覺很可疑啊。不過算了」達文西轉頭去忙自己的事「等一下立香他們會過來喔,說是要慰問失憶的醫生所以要我們去她們家吃飯」

「慰問啊……欸?她們住一起嗎?」

「嗯,同間宿舍。本來年級不同不能住一起的,但是立香在申請宿舍的時候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就跟瑪修同一間房了」

「這樣啊……」她們兩個果然也是,不管在哪裡都會相遇呢

「說是為了你要親自下廚喔」

「欸欸真的嗎?立香醬會做飯?」

「她可是自稱衛宮君的關門弟子呢,你可以期待一下」

「欸嘿嘿,那我等一下再好好感謝她們吧」

是的,這一切都這麼的自然又理所當然。連眼前的她都像是日常的一部份——不是英靈的他,但還是在他身邊,還是他的同事。還有雖然現在並不是master和實驗品,但對他而言也是重要的朋友的立香和瑪修,她們也都在他身邊好好的生活著
他希望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了吧……對他而言簡直像夢一樣
是夢的到底是眼前所見,還是他記憶中的過去呢……他簡直要開始懷疑了。



放學時分,那名少女果然來了

「醫生!醫生!」橙髮的少女大叫著衝進保健室「不好了,瑪修她昏倒了!」

那般幾乎已經習慣的日常光景,被少女驚惶的聲音打破了


幾張椅子拼在一起湊合成臨時的休息處,紫髮的少女緊閉著眼橫躺在上面

「剛剛我本來要來找瑪修一起放學的,結果她突然就昏倒了,額頭還流了血……!」立香焦急的說「我只好先扶她躺下再去找你,醫生,你還沒走真是太好了!」

「嗯……」羅曼仔細的察看昏厥的少女
這樣突然的昏倒,應該要轉診去大醫院檢查才對,但是基於保險起見他還是先確認了少女的狀況,然而越是仔細的看他越是覺得不對勁。這個樣子,怎麼看都像是……

「醫生,怎麼辦?要先打電話給醫院嗎?」立香在一旁擔心的問,一邊拿出手機

「我想還是先……」雖然他總覺得有古怪,但是還是決定先連絡醫院

「不用了,立香」一直站在一旁的達文西突然說話了「先交給我處理吧」

「達文西醬!?但是妳又不是醫生,這種情況還是……」

「不需要。是瑪修的老毛病了,不需要連絡醫院」達文西嚴肅的說「抱歉,之後會跟妳們解釋,現在就先交給我,可以嗎?」

「……醫生」立香看了看達文西,有些不安的將視線轉向羅曼

羅曼站起身子,雙眼直視著達文西
「李奧納多」他說,對方湛藍的雙眼瞬也不瞬的的看著他「之後跟我解釋清楚」

「我會的」達文西回覆,拉過他不知何時帶來的擔架之類的物體「很抱歉,但是你們先回去吧。這裡我會負責的」

「達文西醬,那個……」達文西前所未見的嚴肅神情大概是嚇到少女了,立香有點怯生生地問「明天,明天我還見的到瑪修嗎……?」

「……」達文西沉默了半晌,那陣無聲讓少女不禁起了冷汗
「我不會讓瑪修出事的」隨後他像是要安撫少女的心情,露出了一貫的笑容「畢竟我可是萬能無敵的達文西醬啊,相信我吧!」


在與立香一起回家的路上,少女一直低頭沉默著。

羅曼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也無法說出口。他在那個當下選擇信任達文西了,雖然很明顯他是瞞著他什麼,但是也正因為這樣,讓他只能選擇相信他

快到宿舍時,立香總算開口了「吶,醫生……」
「你那個時候……為什麼會聽達文西醬的話?」抬起頭的少女眉頭緊皺,卻沒有哭泣「明明羅曼你……才是醫生吧?」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覆。因為他已經相信了他心裡最糟糕的那個猜測嗎?就算是這樣,他又該怎麼跟眼前這個一無所知的少女解釋?

「嘛算了,我相信醫生的判斷」立香看他一臉糾結的沉默著,將視線轉向一邊「畢竟大人大概也有很多不能解釋的事吧。我已經要成年了,也是知道的」

「立香醬……」

「沒關係的醫生」立香只是淡淡的笑著「只要瑪修能夠平安回來就好了。今天沒能請你吃飯真可惜呢,等瑪修回來之後,再跟她一起慶祝吧」少女向他揮揮手
「明天見喔」


羅曼與立香分別後,心情沉重地回到宿舍

在經過達文西的房間時,他忍不住在門口駐足

如果去調查裡面,是不是就能找到解答?他在自己的房間還有學校的保健室找到的線索要是吻合,會不會就能拼湊成他一直以來選擇忽視的答案?
萬一那個答案,是他最害怕的結果,他到底該怎麼辦……

羅曼就這麼站在達文西的房間門口陷入天人交戰

撇除這裡面會不會有他害怕的答案,這也是異性的房間,總覺得……不對,現在不是糾結這種事的時候了!如果說事情都已經演變成這樣了,那也不能再假裝沒看見了!被說怠惰、逃避、消極什麼的,他不想也不能再那樣了……

想到這裡,羅曼堅定自己的決心,將手放上門把

這時大門猝不及防的打開了

嗚哇!?
他瞬間像被燙到一般縮回手。達文西美麗的臉上帶著倦色,一進門就看到他形跡可疑地站在房間門口

「呃……歡迎回來」羅曼有點尷尬的說

啊啊啊我在說什麼!現在這種狀況怎看都是想擅闖別人房間的現行犯啊!

「……我回來了」達文西感覺不想追究的樣子背對他坐在玄關,慢條斯理的脫掉腳上的鞋「羅馬尼,我會跟你說的,所以現在拜託你先去等著吧」他的語氣不復以往的輕快,有的只是深深的疲憊

「好喔……」他默默後退了幾步站到自己房門口,但是看著達文西那個樣子,他總覺得沒辦法就這樣關門進去
「那……你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放洗澡水之類的?」

「那就不必了,你去客廳等一下吧,我等等就過去」達文西看起來是真的很累,連以往調戲他的心情都沒有了,否則那種活像迎接回家丈夫的妻子般的回答一定又會被各種調侃

脫下鞋子的達文西走到他面前,背對著他將門關上。在那扇門開啟的一瞬間,他看到了那隻過去總停在英靈達文西肩上的機械鳥,寶石綠的眼像是在空洞地盯著他


羅曼默默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待著達文西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就像他的房間是他在迦爾底亞的房間的簡化版,達文西的房間也毫無疑問是小型的工房
所以現在的問題是,那到底是普通的工作室,還是魔術工房?雖然這世界也可能有魔術存在,但是也可能跟他們毫無關係……至少他是這麼希望的。即便眼下的情況似乎已經容不得他這麼天真的想法了。就算達文西真的是魔術師好了,要是他真的能救的回瑪修,那也沒什麼關係了吧……只要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
羅曼抱著他平時睡覺的毯子想著。等一下就會知道了吧,大概?雖然他並不是直到現在才發現對方有所隱瞞。早在那些不該出現在他房間跟保健室的書架上那些書的時候……他只是像過去一樣,在事情走到無可收拾之前都一直不願直視

終於走道那端傳來了門打開的聲音,接著穿著私服的達文西走進了客廳

最近連他穿這種衣服的樣子都已經要開始習慣了呢。羅曼像是要緩解那種沉重的氣息一般在腦中出現了這種感想

「抱歉讓你久等了」達文西走到他旁邊,猶豫了一下後坐上他對面的位子

停在他身邊猶豫的那個瞬間,他看起來像是要朝他身上倒下去了——雖然達文西不著痕跡地掩飾了,然而羅曼看的出來

「好吧……要從哪裡開始說」達文西的話語中夾雜著嘆息

「瑪修她現在還好吧?」羅曼謹慎地從最要緊的地方發問

「是控制住了,但是接下來……」達文西短暫的沉默了「我還要繼續觀察。她來這裡之後還是第一次發作的這麼嚴重。我想是時間快到了吧」

「所以說是什麼病?」

「……」達文西沒有回答,所以羅曼接下去說

「那不是病吧?她的身體本來就那樣對不對?」

「……羅馬尼」

「李奧納多,你到底還有什麼沒跟我說?」他克制著快要開始上揚的語氣

「羅馬尼」達文西單手掩住半張臉「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還是我想起?」他馬上回答「那次的事故不是意外吧?」

「不,那真的是意外」達文西維持著動作低著頭「你的失憶跟那台機器原來的目的沒有任何關係」

「好,」他說,試圖保持冷靜。這個時候比起憤怒或興師問罪,他要知道的是那個可能令他害怕的事情

「所以瑪修的事呢?」達文西放下掩著臉的手看向他「我房間的書櫃、保健室的書架,被藏起來的第二排書我都看過了」
那些東西與其說他想忽視,不如說存在那裏所代表的意義才讓他不敢直視。畢竟只是一些書而已,什麼都不能代表的對吧?就算他也隱隱約約發現了沒有追網路偶像興趣的他熬夜究竟為了什麼

「所以說李奧納多,拜託你吧,全部都說出來」他與達文西湛藍的眼對視

「……」達文西沉默的望著他

對了,就是那裡,全身上下無一不像蒙娜麗莎的他,唯一屬於李奧納多達文西的的部分。那裡無論何時都寄宿著光芒,即便是現在

「羅馬尼」長睫毛遮住了他眼裡的光,達文西垂下眼,又喚了他一次「這不是為了瑪修,是為了你」


事情跟他經歷過的沒有區別,除了人理燒卻。

2004年的caster打贏了冬木聖杯戰爭,從者所羅門許下了願望,於是人類羅馬尼‧阿基曼誕生了

甫生為人的所羅門被曾經的master馬利斯比利留在日本,並提供做為普通人的生活所需及達成他的願望——成為醫生——必須的金錢。而他這麼做,是為了不要讓羅馬尼發現,他正秘密進行的實驗——也就是擬似從者的實驗。那實在太過於違背人倫,以致於馬利斯比利殘存的那一點作為魔術師之外的良心,不想讓自己過去的從者同時也是他唯一摯友的所羅門發現

但是召喚來憑依的英靈就無法隱瞞了。溫柔的騎士無法忍受這種非人道的行為,但他也不想讓年幼的生命就這樣死去,為了維繫少女的生命,他選擇留下來並靜靜地沉睡,等待能夠拯救少女的契機

很快的,下一次的實驗又再度開始進行,迦爾底亞的第三騎英靈,李奧納多‧達文西,被召喚了出來

以人文主義為宗旨的文藝復興時代英靈當然也無法認同這種做法,在迦爾底亞無人能夠勸服他留下的情況下,他趁著還不成熟的召喚系統尚不穩定就要退去。這時他聽見了阻止他的聲音——比他早一步被牽扯進這個實驗的騎士不知用何種方式向他傳達了自己的請求

—無法認同此般作為的高尚之人啊,且聽在下一句話——
—和你同樣來自英靈之座的在下,有一個請求——
—在下希望讓這名少女得到自由,若是無所不能的萬能之人的話,能辦到的吧——
—只要這名少女覺醒在下就會回到座上,但是即便如此她依舊有機會不以實驗品而是以普通人的身分活下去——
—為了世界與人理而存的英靈啊,在下請求你的協助——

於是萬能之人接受了圓桌騎士的請求,為了拯救少女並讓她能普通的活下去而留下

—但是待在這裡以在下來看太危險了,我知道或許有個人能夠幫助你——
—請去找迦爾底亞召喚的第一騎英靈吧——

接下來,達文西在完成替代自己master的人偶之後,便調查出了所謂的『第一騎英靈』究竟是誰,又身在何處,他便以獨立從者的身分與研究人員們周旋,最後終於將已經能夠走出無菌室的瑪修帶到日本,找到了時任穗群原學園校醫的羅馬尼


「這就是全部了」達文西說「然後我向你說明了情況,並且經過馬利斯比利的證明之後,你就答應協助我了」

是這樣嗎……羅曼聽完心中反而有一種釋然感
他生來便是凡人的世界果然還是不存在,就算是這裡也只是被扭曲的if而已……雖然他真的不知道這是該高興來是該難過,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應該是確保瑪修不會有事。畢竟按照他原本的經驗,瑪修的身體已經要超過使用期限了,到現在還正常的活著根本就是奇蹟……想到這裡他才發現這件重要的事
「等一下,你就這樣放任我失憶!?要是瑪修出了意外該怎麼辦!」

「……不就是現在這樣」達文西無奈地說「其實到之前為止都很穩定的,只是不知怎麼地突然就發生了意外……」

身體的使用年限延長了……?難道是因為沒有從者化的關係嗎?但是就算是那樣果然還是撐不了多久……可惡!
他想到那個他已不在的世界。那裡的瑪修在他走後大概也只剩兩天的壽命。那又是該怎麼……雖然他知道在這裡的他無論想什麼都是無濟於事。但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想救回這裡的瑪修

「那現在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羅曼緊張的問

「暫時還沒有,需要你的話我會通知你的」達文西看著他,無奈地笑了「反正你也已經都知道了」

「……好吧」他有點脫力的往後靠。至少確認了瑪修暫時不用擔心……雖然很有可能真的只是暫時而已

「等等!」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那雷夫呢?」

「雷夫?雷夫‧萊諾爾嗎?」達文西問,羅曼點點頭

「他的話,在2015年自殺了」

「自殺!?」

「是的,他所屬的時鐘塔到現在也找不出原因……怎麼了嗎?」

「沒什麼……這樣就好了」羅曼如釋重負地往後倒回沙發「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看來你也隱瞞了我一些事呢羅馬尼」

「抱歉,這點我想也是彼此彼此吧」羅曼低聲地加了一句「畢竟連我過去身分的事,大概也不是我自己親口跟你說的吧」

「嗯哼」達文西不置可否的回應,並沒有聽到羅曼的低喃「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了,這次真的是全部了。如果說還有什麼沒說的話,那大概就是我也不知道的事了」

「好吧……那立香知道嗎?」

「她什麼都不知道,我也盡量不想讓她知道。但是現在發生了這種事……」

「對她來說瑪修也是很重要的朋友吧,該怎麼跟她解釋?」

「……」達文西沉默了
「抱歉,羅馬尼」良久之後他說「那個要麻煩你了」

「……什」

「瑪修這個狀況,我想我是沒辦法繼續留在日本了,保險起見必須回去迦爾底亞才行」達文西看著他說「你繼續留在這裡沒關係,除非必要否則我不會要你離開日本的」

「那種事情……!」

「畢竟強行干涉你平靜生活的人是我啊」達文西淡淡的笑了「本來你也只是個普通的校醫不是嗎」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瑪修也是學校的的學生啊!」

「但那部份就不是一個普通的醫生能夠涉入的了」達文西歛起了笑「羅馬尼,我是接受加拉哈德的建議才會來找你的,我也很感謝你給我的協助。所以就這樣吧,到這裡就好了。接下來瑪修的事我會自己解決的,畢竟加拉哈德託付的對象是我」

「既然已經插手的事情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手不管啊李奧納多!」羅曼終於克制不住地喊了出來「事到如今你講這種話……」

「羅馬尼」達文西打斷了他的話,非常冷靜的「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瞞你這些事嗎」
「我想這是個奇蹟也好,是個意外也罷,如果你能夠忘記一切那就再好不過了。你從一開始就別知道這些,最好是連自己曾經是所羅門王都不要曉得。這樣的話你就只是羅馬尼‧阿基曼了」
「很抱歉瞞了你這麼久,但是你明明有發現卻也沒來問我對吧」達文西說著又露出了笑

那樣的笑容他曾經看過,就在他跟他說當初的他許下了成為普通人的願望的時候,他也是一樣的表情。那個笑容裡有他不懂的東西,但並不是蒙娜麗莎的神秘,就只是……就只是,那時的他還無法理解而已吧

他無法反駁達文西的話。對方的確根本沒有試圖隱藏那些擺在他身邊的線索。是因為他消極的毛病又犯了?還是因為他心底安於現況的潛意識的不希望改變?明明他應該早就知道就算選擇不去看,事情也不會改變的啊

「羅馬尼」達文西就那麼笑著看著他「我希望你只是個普通人就好了」

「但是……」

「你不也是這麼希望的嗎?」

羅曼覺得自己該反駁他才對,但是看著達文西的表情,他卻覺得不知道什麼才是自己該說的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我不需要睡眠,但是你需要」達文西看起來沒有要再多說什麼了「你已經知道為什麼只有你的房間有床了,去休息吧。那條毯子你要拿走也行」

羅曼揪緊手上的毯子。這讓他想起當初達文西跟他說的事
「所以……那件事是真的嗎?」羅曼問道。他想這是今晚最後一個問題了吧。現在他們之間大概也容不下更多的問題,以及那些不知道會不會有的回答了

「嗯……?」達文西一瞬間沒聽懂的樣子,但是很快就理解了他指的是什麼

「那個嗎……」達文西露出了對談中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笑容。但唯獨這次,看起來就是笑容而已

「只有那件事我說謊了,抱歉」

「是嗎」果然是這樣吧。他抓著毯子起身,沒再去看達文西的表情

「但是你要當成真的也可以喔」達文西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晚安,羅馬尼」



親友表示看不太懂2的士郎梗所以我稍微解說一下(#

士郎說他想辭職是他不想再當守護者的意思 但是他跟阿賴耶簽了賣身契(?) 所以他說他羨慕醫生可以辭職 醫生辭職的意思就是(下略

大概4這個意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