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3

接著2的3

姬友有云:分段發文,可以混更
是以照做(#

CP達文西和羅曼 含空之境界的梗 學院向(仮)

聽著打上花火就想到一週年的羅曼 成功抽到二週年一家三口大感謝☆

日本的醫學院 要念六年呢(?


「我回來了~欸啊誰來過了嗎羅馬尼?」兩人走後羅曼來不及將剛剛的書再翻出來查看,達文西就回來了

接著似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紙袋,他將手上的東西放下後就很自動的拿起來查看「是什麼啊……喔這個!看來是衛宮君的手做甜點!」

「看的出來嗎?!」

「哼哼當然,這種小事才難不倒我!全校會特意送甜點來慰問你的我看也只有衛宮君了吧,而且我剛剛經過家政...

2

1的前面是有0的喔
CP達文西和羅曼 本篇含f/sn或者ubw的梗(大概 

上禮拜立的fiag結果出現的是更可怕的東西......(抖

所以請讓我抽到小恩禮裝吧!(但是裡面根本沒有小恩啊#

打一一和——有87分像 我明明打的是字不是標點符號啊?


「羅馬尼~」

有誰的聲音在呼喚他

上次、上次他回應了這個聲音,然後他就做了一場夢

還是說,那不是夢,這個才是?回應的話,能夠醒過來嗎——

「羅馬尼,你再不起來,我要親你了喔?」

「我起來!」他用力的睜開眼睛,達文西絕美的臉龐在極近距離盯著他瞧,一副下一秒就會吻上來的樣子,嚇的羅曼往後縮

「呃呃...

1

1的前面其實是有0的(。

CP達文西和羅曼 理所當然的終章雷 含空之境界的梗(此篇無)

搶到演唱會的票了好開心! 感謝的掉落來一發 

96在達文西二周年復刻那天發的新投蠻適合這故事的

好的他在活動裡有謎之新造型......所以二部的禮裝可以來一下嗎(立flag

用google文件打格式全跑掉了為什麼呢......


再次睜開眼時,他躺在病床上

「啊啊達文西醬!醫生醒了!」少女的聲音大喊著,接著又對他說「醫生,你沒事吧?有哪裡會痛嗎?」

羅曼用力的眨了幾下眼睛試著搞清楚他現在的狀況

看起來剛才大喊的橙髮少女、站在她身旁的粉紫色短...

0

好多太太都喜歡挖了坑然後沒下文,我也想要這樣

請讓我抽到二周年三人禮裝,謝謝

我搞不好只是想寫式。嗯沒問題的鈴村夫婦賽高!


「吶,聽得見嗎?」

聲音在虛無中響起

直到剛才為止都不存在的意識,在那一刻尋回了自我。

「能聽見吧?那就麻煩你快點醒來吧」柔和的女性聲音這麼說

試著發出聲音回應的同時,他找回了自己的存在。

「嗯,就是這樣喔」伴隨著那道嗓音,他感受到五感逐漸回到自己身上。「打擾了你悲劇英雄式的永眠真抱歉呢,但是你如果再繼續睡下去的話,那孩子會很難過的」女性的聲音說道。那嗓音與記憶中的某人相似,卻又截然不同

「所以我就擅自叫醒你囉,畢竟理論上我什麼都能做到嘛」神...

Fate/GO 40問

看到這篇的人可以退粉了 這帳號應該是不會再更刀劍相關了吧
除非太刀出極化


御主方面的問題

1. 是男御主還是女御主呢?(現實 or 私設)
 都女的

2. 是來自哪個伺服器的呢?(簡中服/台服/日服/美服)
 日服

3. 為什麼想來當御主?
 那是某年的暑假,我放置了未完成的小論文毅然決然投身拯救未來的重責大任。因為本來就有在接觸Fate相關,那時的我抱持著「等待不知何時會實裝的我想要的那些角色」的心情開始玩,不是被朋友推的,真的不是

4. 是什麼時候入坑Fate/GO的呢?
 我有記憶的活動是情人節......抽到玉藻貓開始認真玩的,...

【FGO||达罗曼】前前前世

蹄花腰花尾巴花:


  ·guda男视角,FGO第一部终章以后 

      ·【含汹涌剧透】


  某天外面的天气难得很好的时候,迦勒底内部的早晨还是有些微妙的寒冷。我听到达芬奇酱在走道里哒哒哒地走来走去。尽管英灵可以相对自由地移动,她还是像恶质的办公室女上司一样穿着尖尖的高跟鞋,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


  我躲在房间里假装自己还在睡。


  然而果不其然地,她停在了我的门口,用装着机械外骨骼的手指敲了敲我的房门。咚咚的有金属共振的声音跟人的手敲门的声音果...

190連大爆死來紀念一下(#
up四週四張祭品圖,然並卵(。
抽到的都還沒畫就來了,抽不到的再多張都沒用(菸

上弦之月

除草。然後又要放著長草了
P網發過的舊文重發,新增一小段粟田口
內含私設天下一振 史實及OOC(及天文)都請看看就好(?)
失憶前要搭三日月姬 失憶後要搭上弦之月


弦月初升的午夜時分,蜂須賀虎徹在本丸的長廊上疾走著。雖然已經壓低了聲音,但行走的步伐及不悅的神情都顯示了,這位大少爺現在心情不太好。

他停步在某間廂房前

「三日月殿下,您還未就寢嗎?」蜂須賀朝亮著微光的房內問道

「哎呀,真是稀客。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房門拉開一條縫隙,深藍的人影探出了頭「看來有些不悅呢,莫非是長曾彌又怎麼了嗎?」

「這次不是他」蜂須賀有些沒好氣的說「有人要我傳話,要您去本丸的前庭」...

男子御物組的日常~付喪神與髮型

竟然有人看我的小學生文筆嘴砲文,謝謝( ´•̥̥̥ω•̥̥̥` )

這次是關於一期以及鶯丸的私設 bug&ooc無視感謝(#

另外因為背景是三の丸尚蔵館 所以某東京博物館館藏是不會出場的喔


「一期,我問你喔,你的頭髮為什麼是藍色的啊?」

「你為什麼會這麼問呢,鶴丸殿下?付喪神又不像人類,什麼樣的髮色都有可能的吧。你看鶯丸殿下是綠髮,你自己也是白髮啊」

「從名字判斷的話,鶯是綠髮我是白髮不是很合理嗎!你看你弟的髮型和髮色都那麼中規中矩,你的刀鞘明明也不是那種顏色,這樣總覺得很突兀啊」

「其實弟弟之中也有粉紅或橙的髮色呢。髮型的話.......

男子御物組的日常~付喪神與妻子

獻上御物組的日常 我只想寫對話......


「欸欸一期啊,你總是動不動就發呆,也未免太無趣了吧?簡直比我這把平安刀更像老人哪!」

「鶴丸殿下,原來你還有身為長輩的自覺啊,既然如此就別老是做些會帶壞我弟弟的舉動」

「小孩子要有活力才好啊!不要像你這個大哥這麼死氣沉沉!鶯丸要是不動一定又在想大包平,你又有什麼好發呆的啊!」

「當然是在回想我遺失的記憶啦,鶴丸殿下」

「......我自己換了太多主人是不知道啦,不過被什麼人擁有過的記憶,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嗯,真要說重要的話倒是也......應該說那種失去了一部份的自己的感覺很不好吧」

「你那個應該叫磨短。再說有關豐臣秀吉的事,你聽...

下一页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