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接著2的3

姬友有云:分段發文,可以混更
是以照做(#

CP達文西和羅曼 含空之境界的梗 學園向(仮)

聽著打上花火就想到一週年的羅曼 成功抽到二週年一家三口大感謝☆

日本的醫學院 要念六年呢(?


3


「我回來了~欸啊誰來過了嗎羅馬尼?」兩人走後羅曼來不及將剛剛的書再翻出來查看,達文西就回來了

接著似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紙袋,他將手上的東西放下後就很自動的拿起來查看「是什麼啊……喔這個!看來是衛宮君的手做甜點!」

「看的出來嗎?!」

「哼哼當然,這種小事才難不倒我!全校會特意送甜點來慰問你的我看也只有衛宮君了吧,而且我剛剛經過家政教室的時候聞到跟這個一樣的味道!」

「根本就是聞到了吧……」

「就算沒聞到我也猜的到的!」達文西將紙袋放回羅曼桌上「好啦,那你有從衛宮君那裏知道什麼嗎?」

「好像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

「喔喔所以是什麼呢?現在無論是什麼微不足道的瑣碎事情都可能幫你想起更多記憶的」

「嗯……是一些跟我有關的謠言」

「謠言?」

「說是之前我好像有要辭職之類的……李奧納多,這是真的嗎?」剛才立香似乎是不知道的樣子,難道是只流傳在教職員間的謠言?

「嗯……辭職啊……」達文西想了想「應該是因為你之前突然空降這個職位,有人心生不滿所以放出來的流言吧?」

「是這樣嗎……?」

「嗯,反正你現在也還在這裡任職不是嗎?那種謠言就別在意了吧。總是會有人因為比不上,在背後議論的嘛。你看像我也是,從來不管別人說什麼的!」

「看的出來……」不過有時候也拜託你聽聽別人的話啊真的

「不過呢羅馬尼你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找我喔,知心大姊姊的我隨時奉陪!」達文西對他說,附帶媚眼一枚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羅曼默默轉頭。最好裡外都是大姊姊……

「別這樣嘛,我是認真的喔羅馬尼……」達文西正坐著將椅子轉向他,臉上是淡淡的微笑「真的什麼都可以喔?我會聽你說的」

有那麼一瞬間羅曼簡直把眼前的他跟認識的那個人重疊了。但是他立刻就告訴自己,只是很像而已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李奧納多」不過他還是好好地回覆了

那個時候他大概還沒有察覺,如果對方不是英靈的話,那代表什麼。如果對方真的只是個普通人類,那能夠意味著什麼
如果他們都只是生活在這平凡日常裡的兩個普通人的話

「不好意思,那個醫生……」門口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欸欸瑪修妳等一下啊,剛剛氣氛正好的說!」另一個聲音小聲的說,不過是剛好夠他們兩人聽見的小聲

「別讓人家等太久啊前輩!」瑪修小聲地回答立香,然後又轉頭用正常的音量說「呃……那醫生,不好意思打擾了,這裡有事情要跟你說」

「啊沒有沒有,我很閒的,有什麼事嗎?」羅曼回答,無視一邊的達文西小聲地說「說的好像你都在摸魚一樣這樣好嗎」

「嗯,是的,有一些關於工讀生的事情」瑪修說著走進保健室,身後除了常見的橙髮少女外還跟著一個人

「式想要應徵保健室的工讀生」立香接著說,比了比身旁的少女

「您好,我是跟立香同班的兩儀式」少女有禮的點頭致意。她並沒有穿著學校制服,而是穿著和洋混搭的奇妙服裝,深藍的和服搭上鮮紅的夾克,無論是服裝風格或顏色的組合都是深深的違和,然而在她身上卻硬是穿出了和諧,恰如她中性的外貌那般調和

「欸啊……妳好」羅曼有點愣愣地看著她。迦勒底也有一個跟她相似的人,但是給人的感覺好像不太像?不過他又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
「想要打工應該不是找我吧,看要去哪個處室申請啊?」

「式說申請之前想先看過工作環境,所以我們帶她過來參觀順便介紹給你。如果式要在這裡工作的話,早點認識一下也好啊」立香說著拍拍羅曼的肩膀「要不要順便面試一下?」

「不需要吧,她能不能通過申請又不是我決定的……」

「欸欸沒關係啦,就當成是認識新朋友嘛」立香對羅曼說完,轉頭問一旁的少女「怎麼樣,式?」

「我沒意見喔,醫生」式微笑著看向羅曼

「呃那……妳為什麼會想在保健室打工?」

「你乾脆問她希望待遇和薪水算了」立香在一旁吐槽

「一時想不到嘛」

「因為好奇」式微笑著答了

「好奇……?是指對護理工作嗎?兩儀同學的家裡是從事相關工作的嗎?」

「嗯……我們家經營的面向很多元我想也有可能,至於護理工作的話之前是有殺掉病痛的經驗,不過與那些無關」兩儀對著羅曼微微一笑
「有興趣的是你喔」

「呃……」

「除此之外還有刀子。這裡,有手術刀之類的嗎?」兩儀一邊說一邊左右張望著

「呃……這裡沒有喔。那種東西大醫院才會用,我們這邊只是學校保健室……」

「是嗎,真是可惜呢」兩儀理解的點點頭「那麼,很高興認識你喔,羅曼醫生。」她再次朝羅曼露出微笑

「啊,請多指教……」

「立香、瑪修,接下來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麻煩妳們了」兩儀朝兩人微微鞠躬後便離開了保健室

「醫生……」立香望著兩儀離開的背影說「她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很厲害的話啊……」

「呃,殺掉病痛那個?」

「不,我是說對你好奇那個」

「那個……應該是普通的對醫生這個職業感到好奇吧哈哈哈……」羅曼尷尬地說完後向立香問「我說立香啊,那個兩儀同學她平常就是這樣嗎?」

「她嗎……我也不是很確定欸,但是的確經常是這種令人摸不清頭緒的輕飄飄狀態就是了,雖然她其實挺好相處的」

「好相處嗎……」

「是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跟醫生說那種話呢」立香說,從下往上斜眼看向羅曼「果然是對你有興趣吧?」

「怎麼可能啦!所以說她有興趣的才不是我啊!我看對刀子搞不好更有興趣吧!」

「哼哼是嗎……三十路的大叔,這種聞起來有犯罪臭的事情……我看你還是老實地跟年齡相仿的女性談戀愛比較好喔?」

「就說了不是對我有興趣啊!我也不會對她有興趣啦!」

「好~喔~喜歡的類型是成熟的巨乳大姐姐我們都懂得啦醫生」立香用一種理解的態度深深點頭

「達文西醬你也說句話啊!」

「沒錯喔他喜歡的類型是成熟的大姐姐!」

「不是要你說這個啊!?」

「那個前輩,我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喔……」一直無法插入話題的瑪修此時總算找到了機會插話

「啊真的欸……那掰掰囉醫生!達文西醬!」立香看了一下時鐘後跟瑪修一起跑掉了

謝謝瑪修,妳真是個好孩子!羅曼在內心感激涕零的目送跑遠的兩人


「那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羅曼覺得有些頭痛的扶額

「是隱藏的仰慕者呢羅馬尼!怎麼樣?感覺到新戀情展開的預感了嗎?」

「怎麼可能……不過我總覺得很熟悉那張臉到底是……」他抱著頭陷入思考

「嗯?難道說意外的能讓你想起記憶?莫非是前女友?」

「不是……應該是最近的事……」而且感覺一深入探究頭就痛了起來啊到底……

「最近才分手的前女友?」

「就說了不是了啊!之前不是還在跟你交往的嗎哪會有什麼剛分手的前女友啦!我看起來是會劈腿的那種人嗎!」羅曼有點受不了的大喊

「……搞不好意外是會有十個秘密情人的類型也有可能啊」

「沒有那種可能!後宮千人什麼的怎麼想都不會適合我好嗎!」

「嘛好啦不逗你了,我找的人應該快來了吧」

「哈?你找了誰?」

「一個你應該認識蠻久的人」

誰?羅曼在聽到達文西這麼說的同時心中莫名的閃過不祥的預感

「哈囉我來囉~羅馬尼在嗎?」
聽到那個嘻皮笑臉的輕浮聲音的時候他就知道預感成真了——頂著一頭亂翹的白色長髮,還彷彿自帶開花背景的男人走進了保健室

「唉呀梅林,等你很久囉,歡迎歡迎~」達文西不知何時已經泡好了茶並且默默讓位

「感謝你喔達文西醬」梅林說著坐上達文西在羅曼旁邊的位子「吶羅馬尼君!聽說你失憶了是真的嗎?」

「是也跟你沒有關係吧!你來幹嘛啊!」羅曼反射性地將椅子向後移

「我可是聽說你失憶特別來探望你的摯友啊,別這麼兇嘛~」梅林一派輕鬆地說道「失憶了還對我這麼兇,你真的有失憶嗎?」

「看到你就倒彈對我來說一定已經變成身體反射了不好意思」羅曼快速回覆

「真過分吶阿基曼君。身為你的多年好友,我可是能幫你找回記憶的存在喔?」

「不用了謝謝。我自己努力就可以了」羅曼按照習慣嚴正拒絕,又補上一句「除非你是什麼腦部神經的權威」

「欸不是啊~我只是個普通的歷史老師偶爾兼職體育而已,醫生是你才對喔」

「那就不用了謝謝。」

「欸真的不要拒絕得這麼快啊羅曼。不是說了找回記憶要靠其他你認識的人的嗎?」

「我相信還有其他人,不勞煩你的謝謝」

「這個徹底拒絕的態度還真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你活該的感覺呢梅林」一旁默默聽著兩人的對話的達文西說

「只是覺得扯上你就沒好事而已」羅曼補充說明

「真是的,羅馬尼‧阿基曼啊」梅林瞇起眼微笑「難得這次我是真心想幫你喔?」

「……好吧。那你有什麼要說的嗎?」羅曼用極度不信任的眼神看向眼前的男人

「嗯,這要看你有什麼要問我囉?」

「不能直接講嗎你……」

「嘛因為這部份是我不知道的事嘛,所以」梅林聳聳肩「看你想知道什麼囉」

「……我想知道的當然是我的過去啊」

「不一定啊醫生,你也可以選擇不要知道的」

「你到底是不是來幫我恢復記憶的……」

「我只是提個說法,選擇在於你。」梅林紫色的眼睛看著他「要是選擇從現在開始新的生活,搞不好也不錯喔?」

「……你如果不想幫就回去」

「好啦好啦,那就特別給你一點優惠吧,不然再拖下去阿爾托利亞的課後輔導會遲到的」

「聽起來瀰漫著犯罪臭啊……」

「只是普通的資優課程而已呦。嗯好吧那我開始說了」
「你在五年前到這裡任職,認識馬利斯比利則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你的校醫職務就是馬利斯比利推薦的,他是這間學校的董事。另外我們當同事的時間比五年還久,會認識你也是因為我們算是同個職場的同事的關係。」

「嗯」羅曼點點頭等著他下一句話,而梅林只是微笑地望著他一副他應該要從這幾句話裡領略些什麼才是的表情

「沒有了嗎?!」

「還要說喔……已經是很大的優惠了呢」梅林偏頭想了想
「哦對了,你還算是我的前輩呢,雖然擅長的領域不太一樣」
「好啦我能告訴你的就這些喔,其他的你自己加油吧羅曼醫生!我要先走了,阿爾托利亞還在等我呢」梅林說完就離開了,桌上的茶都沒動過一口

「結果他到底是來幹嘛的啊……」羅曼有點傻眼的看著梅林離開的背影

「嘛說不定是很重要的資訊,只是你一時還無法理解而已?」達文西收拾掉桌上沒被動過的茶杯

「那不就跟沒講一樣了嗎?而且那根本不是什麼記憶吧」

「不過他說的也沒什麼不對」收拾完茶杯的達文西坐回羅曼旁邊的位子

「嗯?」

「你就從現在開始新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吧」

「這樣……不太好吧」

「是嗎?為什麼?」

「感覺……如果有重要的事被忘記的話……」有什麼非做不可的事的話,例如人理燒卻的話……想到這裡他驚坐起來
「李奧納多,今年是西元幾年?」他猛然向達文西問道

「2017啊,你是失憶不是穿越,別擔心」達文西氣定神閒地回答

「啊,那就好……」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人理燒卻……羅曼放下心來的同時卻也感到懊惱,既然是一個普通的世界,他想找出自己身為一個普通人生活的軌跡,為什麼會這麼難?

「所以說,你覺得自己有什麼一定要想起的重要事情嗎?」

「我不確定……」如果他真的忘記什麼的話他又怎麼會知道?雖然在那天以前的記憶都還很清楚,但是如果不知道這裡的自己發生過什麼事的話,那麼失去過往記憶的他,跟歷史被燒卻的世界沒什麼兩樣

「你在失憶前後的人生都沒什麼記憶點,只是個毫無反應的路人,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吧,嗯」

「不要擅自下這種悲傷的結論!」

「哼哼,反正怎麼看你人生最精采的部分一定就是我了,除了有一個完美的女朋友,你就是一個平凡無奇的人啦」

「那還真是十分感謝你啊……」一提到關鍵字羅曼就覺得渾身不自在,找機會轉移話題「話說回來,李奧納多」

「怎樣?要來個感謝的kiss嗎?」

「沒那回事」他像反射般地回絕「我覺得你好像在勸我不要去找回記憶……是我多心了嗎?」

「……」達文西短暫的沉默了一下,朝他豔麗的笑了「怎麼可能呢羅馬尼?我可是期待你恢復記憶,然後繼續我們交往的關係呢」

「喔……好吧,抱歉」他轉頭避開達文西的表情。他真的無法應付這種狀況,但是這種感覺並不是排斥或覺得麻煩,只是……

「好啦,時間差不多可以下班囉」達文西說著站起身
「回家吧」

「嗯」他跟著起身,拎起今天幾乎沒動過的包包

「欸欸衛宮君的點心不要忘記,回去我也要吃」

「好啦好啦」


只是這樣的日常,對他來說太過虛偽,也太過奢侈了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5)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