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1的前面是有0的喔
CP達文西和羅曼 本篇含f/sn或者ubw的梗(大概 

上禮拜立的fiag結果出現的是更可怕的東西......(抖

所以請讓我抽到小恩禮裝吧!(但是裡面根本沒有小恩啊#

打一一和——有87分像 我明明打的是字不是標點符號啊?


2


「羅馬尼~」

有誰的聲音在呼喚他

上次、上次他回應了這個聲音,然後他就做了一場夢

還是說,那不是夢,這個才是?回應的話,能夠醒過來嗎——

「羅馬尼,你再不起來,我要親你了喔?」

「我起來!」他用力的睜開眼睛,達文西絕美的臉龐在極近距離盯著他瞧,一副下一秒就會吻上來的樣子,嚇的羅曼往後縮

「呃呃我起來了,早安啊李奧納多……」

「早安,羅馬尼」達文西直起身子
「你再不起來會遲到的」

「咦欸欸欸!?」羅曼慘叫「為什麼不早點叫我啦!」

「噢,因為你遲到了其實也沒關係的啊,校醫下午再去上班其實也沒關係的」達文西淡定的說「會遲到的是我,因為我要跟你一起去上班,你大概還不記得學校該怎麼去吧」

「既然這樣你就早點叫我啊!」羅曼急忙奔到浴室

「時間大概剛好夠你準備吧,我計算過的」

「這種事要提早吧!」羅曼含著泡沫含混不清的喊道

「你昨天出了意外讓你睡久一點嘛」達文西聳聳肩「反正加油囉,還有五分鐘」


「早上好啊醫生,你昨天有沒有怎樣?」

他們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第一節下課時間了,立香跟瑪修正在裡面做例行維護。橙髮的少女一見到他便興致勃勃地問。那樣子與其說是關心,應該說是純粹八卦

「醫生,你沒事吧,我跟前輩都很擔心你」紫髮少女則是很認真地發問

「他沒事的啦,有我在別擔心~」不等羅曼說話,達文西便回答了少女們的問題

「明明就是有你在才會出事啊……」

「那達文西醬!醫生是真的失憶了嗎?昨天機器為什麼會爆炸?找的到方法讓醫生回復記憶嗎?」立香接二連三的快速拋出問題

「前輩,妳這樣問……」

「哼哼,就讓萬能的達文西醬一 一回答妳吧立香!首先,他應該是真的失憶了,因為他竟然不記得我是他女朋友!」

「所以說那個真的不是達文西醬自己講的嗎……」

「然後,機器爆炸的原因我還在研究,應該不久之後就能知道了」

「說起來那個發明一開始又是用來幹嘛的啊……」

「最後,要讓羅馬尼恢復記憶的方法!」

「要讓羅曼醫生恢復記憶的方法……!」

「等我找出機器爆炸的原因大概就能知道了吧!」

「大概嗎!?」

「那在這之前呢?」

「在這之前嘛……」達文西將手放在下巴做出思考的動作,然後豎起一根手指「就先靠愛的力量吧!」

「哈!?」

「喔喔沒問題,會給你愛的力量的喔醫生!」

「前輩……!」瑪修驚訝地看向立刻做出回覆的立香「嗚嗚既然前輩這樣說的話……醫生,我也會努力的喔!」瑪修認真的回答

「不要對那種亂來的答案那麼認真啊……不過還是麻煩妳們了」儘管感到有些無力,羅曼還是向她們道謝了

這時上課鐘聲響了起來,少女們向兩人道別後便離開了保健室。達文西則在他旁邊的位子坐下

「欸等等」羅曼說,突然察覺一件事「你不是應該去教師辦公室之類的地方嗎?」

「哦?那個啊,因為要一直往返實在太麻煩了,所以我申請待在這裡喔。畢竟這裡比較大也比較清靜,也只有我們兩個,做事比較方便」

「這所學校竟然容許這麼亂七八糟的事嗎……」不過想想的確也是,要是達文西在教師辦公室搞出昨天那種事的話,下場會怎樣還真不敢想像。等等,仔細一想,這樣不就變成受害者只有我了嗎!

「嗯哼,我可是特聘教師,稍微享受一點特權也是理所當然的啦,只要上課有出現就行了」

原來是特權階級啊你……你們有沒有想過這間保健室原主人的心情……

「而且啊,我在這裡能做的事還不只發明和研究喔……」達文西突然望著他露出謎樣的微笑

「嗯……?」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嘛,辦事方便。平常沒事也沒有什麼學生會來的喔」達文西繼續望著他微笑

「……?」所以?即便達文西笑容明媚的瞅著他,羅曼愣是沒領略出什麼

「說清楚一點,保健室還有休息用的床喔~很方便的」達文西用一臉『還不懂嗎?』的表情笑吟吟的看著他說

「……!」羅曼突然明白他的意思了,瞬間紅了臉「不……不要公器私用啊你!」雖然這其實根本不是重點就是了

「呼呼呼,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果然一天的工作就是要從調戲童貞開始啊~」達文西看起來心情愉悅地說「好啦等一下我有課,先走啦羅馬尼~」

「接下來都給我待在教師辦公室!」他對著那個揚長而去背影有些惱羞的喊


達文西走後,羅曼重新冷靜下來開始審視他的工作場所

雖然當然是無法與迦勒底的醫護室相較,不過應付基本的受傷等等意外的用品都很齊全看來是沒什麼大問題……確認了器材的狀況後,他開始觀察昨天沒仔細查看的,辦公桌旁的書架

跟他的房間差不多,也是擺滿各種醫療用書籍……嗯?

他察覺有哪裡不對勁,將第一層書搬開之後,被各種普通書籍遮住的第二排書露了出來

這些書是……

「不好意思打擾了,羅曼醫生在嗎?」

「欸啊啊啊誰!?」羅曼嚇了一跳趕緊轉身看向聲音來源的門口,一邊用身體擋住書架

「嗯……?」門口的男人看到他的反應有些困惑的皺了一下眉頭「如果現在沒空的話那我等一下……」

「啊不不不我現在沒事,你有什麼事嗎呃……衛宮先生?」羅曼遲疑了一下稱呼,但是看對方沒有穿著制服,他判斷對方應該是教職人員吧

「不……也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打擾了你很抱歉,羅曼醫生」白髮黑膚的男人說著走進保健室「我聽說你昨天被捲進一場意外,所以想送點東西來慰問你」衛宮這麼說,提起手上拎著的紙袋「我做了一些點心,不介意就收下吧」

衛宮親手做的甜點!這在迦勒底可是人人搶著要的珍貴限量品啊!要不是還記著要擋住身後的東西,羅曼差點就衝過去了

「啊啊真的很謝謝你衛宮桑!請先等一下我去泡茶……」

「不用了,我看你好像很忙的樣子。我只是來送個東西,不需要特地泡茶。我先走了」衛宮說完便轉身要走

「欸欸等等!」這時羅曼猛然想起達文西昨天的話『你其他的記憶就去問問看學校其他人吧!』,他趕緊出聲留住準備要走的男人「那個等等啊衛宮君!我有點事想問你……」羅曼說著將搬到一邊的書快速歸位

「怎麼了嗎?」正要離開的男人停步


「欸這個呢其實……」羅曼泡來了兩杯茶,開始解釋昨天發生的事「嗯……說我失憶了不知道你會不會相信……」

「如果說事達文西搞出來的事情,我相信」衛宮交叉著手臂點點頭「他的話,搞出什麼事都不奇怪」

「這樣啊……」果然這點在哪都差不多……明明不是每個李奧納多都這麼愛搞事的啊

「所以你希望我能協助你找回記憶?」

「嗯,不需要到全部,只要是衛宮君你知道的部分就行了」

「我知道的事啊……」男人抱著手臂陷入沉思「這個嗎……」

看起來也不太清楚的樣子呢……羅曼有些遺憾地想。還會特地來慰問,本來以為會知道些什麼的啊,結果照這個樣子看來,應該只是跟迦勒底的衛宮媽媽一樣的照顧人的習慣而已吧……

「雖然感覺你似乎在想著什麼對我來說很失禮的事」沉思著的男人抬起了頭「不過我好像前陣子聽說你辭職了?」

「……辭職?」

「但是你現在還在這裡,所以我想只是謠言吧」衛宮說「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謠言就是了,聽說你要回去原本服務的單位」

「原本服務的單位?」

「是間大醫院吧,似乎是叫做迦勒底……?就是類似那個樣子的傳聞」

「……迦勒底?是叫這個名字?」

「我聽說是這樣的,但是既然是謠言也沒什麼可信度吧。雖然說這個名字也是很奇怪就是了」

「說的也是……」

「說起來,我也挺想辭職的呢」

「欸欸衛宮君你嗎?」

「是啊,總覺得有更重要的事非做不可……」

「什麼什麼!你要辭職嗎士郎桑!」少女的聲音突然插入了對話

「立香,偷聽老師的對話可不是什麼好行為。還有,不是說了要叫我衛宮的嗎」衛宮皺著眉看向突然出現的少女

「這樣會跟切嗣老師搞混的吧士郎桑!」

「至少也加個老師!」

「那麼士郎桑老師!因為下一節是家政所以我提前來找你了!沒想到你在保健室!竟然還把甜點給醫生!」

「給他有什麼關係了嗎?知道下一節是我的課還不快點過去家政教室」

「就是去了沒看到才來找你的啊!結果你竟然在醫生這裡害我找了好久!」少女有些不服的說,一邊轉向一旁的羅曼「醫生!那個甜點我等一下也要吃喔!」

「喔……」

「那是我給他的東西妳不要搶,等一下上課就會教了」衛宮略感無奈地說

「喔~是這樣啊」立香點點頭「好吧,那你們剛剛說的辭職又是怎麼回事?」

「羅曼醫生的事只是謠言而已」

「那你呢,士郎桑?」

「我啊……」男人又盤起了雙手,閉上了眼睛

「欸欸~士郎桑該不會是要辭職去做什麼正義的夥伴之類的吧?」少女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

「哼……」男人低哼了一聲抬起頭「打鐘了快點跟我回教室!」

「欸欸幹嘛不說~該不會真的吧衛宮桑!」

「少廢話,走了!」衛宮站起身,轉頭對一旁的羅曼說「謝謝你的茶,羅曼醫生。你要保重啊。有什麼事來找我隨時歡迎」

「嗯,謝謝」羅曼朝他點點頭

「好了快走了立香」衛宮說著將少女趕出保健室

「那個,衛宮君……」就在衛宮要踏出門時,羅曼開口了

「你不想做的話為什麼……不辭職呢?」

男人在門前停下腳步。
那個背影回頭對他無奈的笑了「因為我早就已經簽下賣身契了啊。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是我搞不好有點羨慕能離開的你呢,羅曼醫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