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男子御物組的日常~付喪神與髮型

竟然有人看我的小學生文筆嘴砲文,謝謝( ´•̥̥̥ω•̥̥̥` )

這次是關於一期以及鶯丸的私設 bug&ooc無視感謝(#

另外因為背景是三の丸尚蔵館 所以某東京博物館館藏是不會出場的喔



「一期,我問你喔,你的頭髮為什麼是藍色的啊?」

「你為什麼會這麼問呢,鶴丸殿下?付喪神又不像人類,什麼樣的髮色都有可能的吧。你看鶯丸殿下是綠髮,你自己也是白髮啊」

「從名字判斷的話,鶯是綠髮我是白髮不是很合理嗎!你看你弟的髮型和髮色都那麼中規中矩,你的刀鞘明明也不是那種顏色,這樣總覺得很突兀啊」

「其實弟弟之中也有粉紅或橙的髮色呢。髮型的話......以前曾經比鶴丸殿下還長呢」

「欸!真的嗎!長髮的一期啊......等等,該不會是被燒短或磨短的吧?」

「如果變短的只有頭髮就好了......現在的身高,比以前矮了。頭髮則是在成為階下囚的時候改短的。算是......跟過去訣別吧。畢竟我都已經成為上不了戰場的觀賞刀了」

「是嗎......你本來比我還高啊一期......吶,不過接下來也是打刀的時代了,我們這種刀大概也只會被收藏起來吧,更不用說是和平的時候了。你看鶯丸可是從沒上過戰場呢。我們還是聊聊你的髮色吧」

「髮色是大阪城頂的顏色。至少以前是的。但是最後一次再刃時,我已經無從得知那時的大阪城是什麼樣貌了」

「......總不可能是這種顏色吧?」

「那個我就不清楚了。現在我的髮色,是白晝天空的顏色」

「天下人?還是日輪?」

「都不是。如果說是那樣的話,秀吉那時的金色應該最接近。使用這種顏色的原因,是因為我曾經看過的,夜空的顏色」
「雖然不記得是在何時何地看到的,但是那大概是個上弦月的夜晚。我想不會有比那更美的夜色了,所以選了能與之對應的空色。那真是我見過最美的藍了,就算我失去了大半的記憶也忘不掉那樣綺麗的存在」

鶴丸看著露出沉醉表情的一期一振,默默轉過頭。聯想到某把明明從刀柄到刀鞘都金光閃閃人形卻是藍色系的遠房親戚什麼的一定是錯覺......

「說到這個,你怎麼不問問鶯丸殿下呢?難道不覺得他的瀏海也很不合理嗎?」

「你的也不太合理啊,一期」

「你不會很想看他的右眼嗎,鶴丸殿下?」

「這個嗎......的確啊。」

「那麼趁著這個機會,上吧鶴丸殿下。我在這邊看著你」

「為什麼不是你上啊一期!」

「別開玩笑了鶴丸殿下,我可是有妻室的人哪。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你就不要大意的上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樣的機會,大概不是眼下這種。我只是普通的要把鶯的瀏海掀起來而已喔?」

「對某些人來說那搞不好比脫衣服還嚴重也說不定呢,鶴丸殿下」

「......是嗎?」鶴丸伸出去的手在睡著的鶯丸額髮前方硬生生停住

然後,與髮色相同的鶯色眼睛睜開了

「怎麼了嗎,鶴?你的臉很紅呢」剛清醒的鶯丸非常自然的抓住眼前那隻手坐起身

「欸、那個、鶯,呃、鶯丸啊......」被抓住手的鶴丸語無倫次的支吾著

「我們正在談論與髮型有關的話題呢,鶯丸殿下。不知道您能不能讓我們看看您的瀏海呢?」一期一振淡定的插入了話題

「哦,你在啊一期。想看瀏海?哪,像這樣子,分成三層的喔。(←from公式書﹞大包平也說過好看的呢」

「竟然有,三層嗎......」

於是兩把御物太刀至今仍無從得知鶯丸瀏海下的樣子。


其實一旁的平野藤四郎早就醒了,不過因為裝睡的話能知道更多平時看不到的一期哥,所以他選擇躺著不動

鶯色太刀瀏海下的樣子,他曾經見過。那時遮住半臉的青年像美術品般安靜的坐著,手無意識的碰觸著被額髮蓋住的部份

當他發現這樣一直盯著別人很失禮時,對方已經注意到他了

「抱歉嚇到你了吶」鶯丸放下手讓額髮蓋住臉。鶯色的髮絲之下,起泡後再修復的痕跡以無法癒合的疤痕之姿觸目驚心的橫陳在上頭

「不、不會」他急忙搖頭「我......我覺得那樣子的鶯丸殿下也很漂亮」

「是嗎」鶯丸泛起淡淡的笑「大包平也是這麼說的呢。他說就算我沒上過戰場也有傷疤,沒有人會說我只是把藝品刀的」
「只是吶明明是同鄉,怎麼在鍛造我的時候就這麼粗心呢。不過我也不是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就是了」豎起了修長的指頭靠在唇上,鶯丸朝他露出笑「那麼還請你保密喔,平野君。雖然這也沒什麼好講的就是了」那時青年的表情讓他覺得,要是那時讓鶯丸友成出鞘的話,大概就能聽見宣告春天來臨的鶯啼吧「我啊,想知道他看見了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靜靜聽著的孩子知道很多事。無論是作為護身刀的時候亦是成為御物的現在

但是短刀不會說,只是默默的守護。守著鶯鳥羽毛之下的秘密,以及那閃著新月光輝的、被火焰燒盡的夜色過往。


-Fin-



梗來源自官方一期的髮色設定是大阪城頂的顏色
並不是青瓦而是風化剝落後的顏色 覺得滄桑(。

不重要的私設

1.一期髮色對應是金(豐臣)→大阪夏之陣→黑(德川)→明曆大火→青
   亂刃是微捲的長髮(綁起來) 參考同為亂刃的後藤和亂 直刃的頭髮是直的但是瀏海部分還是捲(笑)

2.鶴丸會在鶯丸背後叫他鶯 鶯丸則是在只有兩人的時候叫他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53)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