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男子御物組的日常~付喪神與妻子

獻上御物組的日常 我只想寫對話......


「欸欸一期啊,你總是動不動就發呆,也未免太無趣了吧?簡直比我這把平安刀更像老人哪!」

「鶴丸殿下,原來你還有身為長輩的自覺啊,既然如此就別老是做些會帶壞我弟弟的舉動」

「小孩子要有活力才好啊!不要像你這個大哥這麼死氣沉沉!鶯丸要是不動一定又在想大包平,你又有什麼好發呆的啊!」

「當然是在回想我遺失的記憶啦,鶴丸殿下」

「......我自己換了太多主人是不知道啦,不過被什麼人擁有過的記憶,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嗯,真要說重要的話倒是也......應該說那種失去了一部份的自己的感覺很不好吧」

「你那個應該叫磨短。再說有關豐臣秀吉的事,你聽導覽的解說應該也聽膩了吧?」

「不,秀吉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其實微妙的記得不少呢(不信看他台詞)......我忘記的,好像是更重要的事情」

「啊啊?比原主重要?什麼事情啊?」

「......關於我似乎有過妻子這件事」

「......」

「......什麼!什麼啊一期!明明是把刀而已為什麼會有妻子啊!」

「似乎是秀吉將刀給了妻子,於是我們也就以夫妻之名相稱」

「你講的太理所當然了吧!主人是夫妻干你們什麼事!而且你根本不記得人家!」

「雖然容貌和名字都記不清了,但是那種溫柔繾綣的感覺還是很深刻的」(←被美化)

「......咕!」鶴丸國永看著帶著意味不明的笑容陷入回憶裡的一期一振,發出了奇怪地聲音

接著他一把抓起了一直事不關己靜靜坐在一邊的鶯丸的手

「太令人不爽了啊!這個!」鶴丸一邊大喊一邊舉起了鶯丸的手「走吧!鶯丸!」

「去哪?」鶯丸毫無反應的被他抓著

「去結婚啊啊啊──!」

「冷靜點啊鶴丸殿下......」

「結婚嗎?大包平好像說過,在那個時代,兄弟是可以結婚的呢」

「是兄妹吧!兄妹!到今天為止日本都沒准許同性結婚啊!」

「不,據說部分地區已經開放了呢。不過兄妹結婚在當今日本是違法的喔」

「別緊張啊鶴丸,我沒有要跟大包平結婚」

「我沒有緊張!誰會因為這種事情緊張!」

「可是你臉紅了......對了一期,你說的妻子,是女性嗎?」

「唔,這個嗎,雖然臉跟聲音都很模糊,不過似乎......是男性呢」

「......」

「嘛因為是付喪神所以不用管人類的律法嗎......的確呢......」


今天的平野藤四郎依舊無法在太刀們的對話中插上話。雖然聽到兄弟可以結婚的時候心跳doki了一下,不過啊一期哥是大家的,兄嫂又那麼美麗高貴,所以只是想想罷了。話說回來,一期哥......到底還記得多少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7)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