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好久沒更還被催更啊是有什麼好催的所以說我上篇不是完結了嗎你還在期待看到什麼!
如此這般,隨便打點什麼吧(#


*設定就是那樣(?)


「葉修!碰了我就要負起責任!」青年氣勢洶洶的向叼著煙斗的男人說

「這麼荒唐的道理哥可沒聽說過。明明是個大男人,別說的像個未出嫁的閨女好嗎?」男人氣定神閑的抽著菸,看來不怎麼想搭理青年

「喂喂別跟我說你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啊,你剛才用右手碰了我對吧?」

「是啊,那又怎樣?」

「那就負起責任讓我認主吧!」

「所以說哥除了把你拿起來帶回家再丟在一邊以外啥都沒做負個什麼責任?」對著糾纏不休的青年,葉修覺得有些頭痛

這情況要追溯到今天早上

清明這天葉修照慣例早早就打理好自己準備去見老友,然後他在墓旁發現了一把傘

特殊的設計明白的顯示這不是拿來遮雨擋太陽而是把武器。雖然很少見,但拂塵也能當武器鏡子也能當護甲了,一把傘好像也沒什麼

在墓前抽了一陣子煙,還是沒有人來認領這把傘。於是葉修順手將傘帶回去,想說研究一下也好

結果回去後那把傘變成了眼前的青年,纏著要他認主

「我這個能化人的神級別武器你還不收下?你傻啦你葉修!」眼見糾纏無效,青年開始自我推銷

葉修吐了口菸「我說,哥跟你說過我的名字嗎?」

青年一愣「......剛剛被你握著時從你心裡聽到的」

誰會沒事在心裡想自己的名字?「你的名字呢?」

「千機傘......君莫笑」

「別擔心啊哥不笑你,說說為什麼是千機?」

「那句話才不是那個意思!千機是因為我能變成任何武器」

「任何武器嗎......這倒有趣。不過要是沒個能用的人,豈不挺浪費?」

「就是說啊放著我這等神器不用簡直是暴殄天物啊,全武精通的鬥神大大還不快讓我認主!」

「鬥神嗎......那也是已經過去的事啦」葉修淡淡的說「哥現在不上戰場的」

「......」自稱君莫笑的青年愣愣的看著他,半晌後一笑「那也沒關係,我也能只做一把傘」

「你確定?這可違反武器的本性啊」

「沒問題的,傘撐開時,我就是你的盾」青年說著,笑的溫柔

「唔,護甲的確不用太常戰鬥啊......但這可是前所未聞啊,護甲與武器一體」葉修說著,陷入了沉思

「是吧是吧我可是最終型態啊!所以快跟我簽訂契約吧!」

「可哥是個不上戰場的戰術師呢......?」

「我這麼珍貴稀有留我下來研究也是你賺到!葉修,一句話定不定!」青年說著還一邊抓起葉修的右手與自己十指相扣

「發動能力就行了連我願意都不必說!葉修快點!」

「等等,我答應了嗎?把哥的手放開啊你」說是說著,但本人似乎沒有要掙脫的意思

青年將對方的手拉到心口,閉上眼說道

「拜託你了,葉修。讓我待在你身邊,不管哪種形式都好」

相貼的掌心傳來一絲暖意

「你確定真要認我為主?哥說過不上戰場的,哥只是個戰術師 」

「沒關係的,葉修」做一把兵器或一把傘,對他來說其實一點也不重要

他感覺掌心的幾絲熱度漸漸化為暖流,融入他的四肢百骸

重要的是我還能在你身邊

聲音在腦中響起

「請多指教啊,君莫笑」



多年以前,葉修也曾在戰場上叱吒風雲

鬥神一桿戰矛挑翻無數好漢,與神槍的組合萬夫莫敵,像是沒人能夠拆散

直到那場意外,戰矛旁再不復見子彈

自此後便漸漸沒再見到那柄卻邪,再次見到時,卻已然易主

▪▫►▪▫►▪▫►▪▫►▪▫►▪▫►▪▫►▪▫►▪▫►▪▫►▪▫►▪▫►▪▫►▪▫►▪▫►▪▫►▪▫►▪▫►▪▫►▪▫►▪▫

「葉修,一定有一個世界,所有的殺伐都只是遊戲,那麼槍和戰矛一定能一直在一起......」

無力的倒在他懷中的搭檔,連最後一絲氣息都已斷絕,臉上那如秋日暖陽般要他安心的笑卻仍留著餘溫

「在我們在次相逢之前,你一定要繼續好好走下去......」


隨筆是沒有開頭也沒有結局的,如此便稱為斷句殘篇(淦


 
标签: 傘修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