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再回來的幸福

黃花風鈴木的另一個花語是在絕望中等待愛情。
黃少天跟樹什麼的絕對沒有關係w

 @喻言夜雨聲聲煩 生日快樂 湊合著看看吧哈哈哈(誠意負值
午餐君對不起我用借了妳的花(話)很多(逃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的時刻 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初夏是黃花風鈴木盛開的季節
這季節的時雨總打落不少花朵,不過樹下的黃雖是層層疊疊,樹上的艷依舊是不減一分顏色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的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通往校區的路上一片綠意盎然,但其中就是有抹顏色特別惹眼
一片綠樹中怎麼就摻了棵花樹?今年剛考上藍雨大學的喻文州還真沒去細想過這問題
只是走在紛飛的花雨中,不知怎地驀然覺得,如此多的花、如此繁雜的金黃,似乎讓他隱隱約約的想到了那麼一個誰

當你走近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於是他在花幕之下放慢了腳步。身邊經過的學生匆匆,只有他一個人為這棵樹駐足
抬起頭,花的間隙中陽光耀眼的灑下,風吹起花葉顫抖,葉間日影眩目,可是腦海中那片晦澀陰影卻沒有因此見光

而當你無視的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這棵特別耀眼的樹怎麼會孤單單的生在一片綠中?應該要整排的種在一塊,讓花瓣能拓整成金黃色的大道才是啊?
腦中深處被花朵勾起的那點什麼,一閃即逝最後還是什麼也沒有。喻文州繼續前行,踩著一地凋零的金黃落花
飄零的花雨再美,也只不過是一時的駐足。他不再回頭也不去細想腦中那絲縷模糊

風靜止了。樹上花開的旖旎,樹下黃閃的耀眼,最後也不過就只是被踐踏而過。


「喂喂喂前面的前面的前面的同學你留步啊!東西掉地上了你自己都沒發現!那個誰......喻文州同學你的學生證!」
「啊,謝謝。」
停步,回首,金髮的青年站在他身後笑的陽光般燦爛,喻文州不自覺的伸出手,拂去他頭上一朵落花

「能請問你的名字嗎?」

「我是跟你同個學院的黃少天!請多多指教,喻文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