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來自星星的你(下)

喔喔葉神生日結果還是趕不上(#
注意沐秋可能會往陸祈安的方向歪請多包涵w
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hcqLGBz5eQ副會大愛~


冥王府內

「小周啊,好久不見你去哪找了個輔佐官哥怎麼都不知道啊?」葉修見了冥王,開口的第一句話乍看卻是無關緊要

「......之前」寡言的冥王簡短的答

「葉修,你到底回不回去?」韓文清打斷兩人的對話,氣勢洶洶的質問

「嘶,一上來就這麼咄咄逼人啊?怎麼,葉秋擋不住了嗎?」

「你還想滯留人間多久,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哥不正忙渡化眾生造福人間?」

「你明知沒有正當理由是不能無故這麼做的,時間一久後果如何你自己也知道!」

「所以哥正在找理由呢,你別攔著我啊老韓」

「葉修!」韓文清終究是被對方的態度給惹惱了,桌子一拍就想強行將人帶走

然而一邊一直沒什麼動靜的周澤楷卻在此時突然發難,利用主場優勢硬是阻止了韓文清出手

「星君大人們還請冷靜啊」冥王輔佐官站出來說話,冥王此時卻還是一語不發「我王實在不樂見大人們在冥府內起紛爭啊」

「借道冥府看在小周面子上火氣還是別那麼大了吧老韓,客氣點客氣點啊」葉修一點也不客氣的說「把我當成理由下凡見那個孤魂你又有什麼好說的?」

「沒有正當理由就滾回星宮」韓文清斂氣,但表情依舊陰戾

「我這一回去,你不也得回去了?我們現在利害關係可是相當的照理講你不是該幫哥才是?」

「誰像你一點分寸也沒有」韓文清冷笑「你知道那個少年因為你躲了幾次天罰嗎?會有這一天想想也是理所當然」

「窩藏星子罷了,不至魂飛魄散」葉修看向一旁始終沉默的冥王「小周,知道他去哪了嗎?」

「......」周澤楷抿著唇沒有作答

「引路人說過沒有,我們也不太清楚」江波濤接下問題「興許是還在人間,星君大人去問問藍溪閣狐主試試?」

「葉修」始終皺著眉的韓文清此時問了「你到底哪來的自信一介凡人能熬過天罰?」

「這個啊」葉修笑的好似嘴裡說的那人是他散盡所有星光換來的榮耀

「他可是天地第一的大道士啊」

★〞☆〞★〞☆〞★〞☆〞★〞☆〞★〞☆〞★〞☆〞★〞☆〞★〞☆〞★〞

「星君大人,何等貴事讓您大駕光臨?」藍溪閣接待貴客的廂房中,狐主跪坐著禮數周到的問

「......我說文州啊」葉修看著對方無言了好一會「雖然哥不是很在意禮數什麼的,但這樣也太扯了吧?」

「有冒犯之處實在非常抱歉,這實在是不得已,事出有因還望星君大人您海涵」狐主喻文州笑的溫文有禮的說

「你倒是說說什麼樣的不得已讓你在見客時腿上躺著一個人?」葉修有點心情複雜的看著對方還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那人的髮

「這名人類不久前意外被喚醒了狐族血脈,人身太過脆弱承受不住,我必須如此照護他才不致失控,這點星君大人您應該也是曉得的」

「有必要到讓你親自來的地步?還要寸步不離身?」

「是啊,少天可不是普通狐族呢」喻文州愛憐的垂下目光看著那名枕在他膝上身上還蓋著他狐尾的少年

「是嗎?來頭這麼大啊透露一下不?這要是王族你們豈不......?」

「這個不便透露呢,還有我並非王族本家,您多慮了」喻文州答道

「的確你們宗爺老魏那傢伙好像提過呢......所以這孩子有王族血統啊,是叫少天來著?」

「他叫黃少天」喻文州說著拍了拍少年「少天,醒醒,有客人」

「呼啊......」膝枕狐主的少年扶著喻文州起身「文州你說什麼啊我不是應該睡在你榻上嗎......哎你竟然讓我出來見客!你的客人一個比一個奇怪啊我可應付不來上次是個道士這次又是什麼來著?」

「是星君大人」喻文州微笑著扶了黃少天一把

「叫我葉修就行了」葉修忽視撲面而來的強大閃光淡定開口「你剛才說什麼道士?」

「哎你叫葉修嗎真是個好名字啊我就直接叫啦文州那些有身份的客人奇怪的規矩一堆我記不太清楚也不太能遵守你這樣比較好欸你剛說你是星星對吧是天上那個吧那你會不會發光啊......」黃少天一開口就是機關槍似的一大串停都停不下來,葉修聽著沒法打斷後用眼神示意了喻文州

「少天,星君大人問你話呢」喻文州毫無困難的中止了黃少天的嘴砲

「喔?啊真是抱歉一時興奮過頭了最近除了文州外比較少見到別人。你說道士嗎?說起來他可真是個大好人呢都是因為他我才能遇到文州!我那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幸好他跟我說了!看起來一張年輕俊臉拐騙女孩子的江湖郎中似的沒想到這麼靠譜!」

「你知道他的名字嗎?」葉修問

「哎這個......嘶,貌似是......奇怪怎麼想不起來?我記得那個人還很跩的說什麼他是天地還是三界第一的大道士但是名字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

聽到這裡葉修似笑非笑的望向狐主「文州啊,你別再推說要我去找藥之主還是誰喔?人家少天都招啦」

「並沒有要瞞過星君大人的意思呢,不過是場交易罷了」狐主噙著笑回答

「請您回到最初的地方看看吧,星君大人可還記得當初遺落的星光?」

☆~※~★~☆~※~★~☆~※~★~☆~※~★~☆~※~★~☆~※~★~☆~※~★

那年夏天,在蜿蜒到夜空盡頭的銀河之下,小星星曾經偷偷的降臨這座山坡,遇見了帶著妹妹去觀星的小道士。

那時的道士找到了星子,而如今的星子找到了道士

一直尋覓著的那人坐在那裡看著夜空,單薄的身影彷彿下一秒就會融入夜色而消失

葉修默默走到那人身邊坐下,對方依舊動也不動的仰望著星空

「有這麼好看?」葉修在揍人前還是決定先聽聽對方有什麼好說的

「......是沒有」不動著裝死的蘇沐秋終於轉頭看向葉修「一想到這片星空中沒有你在,就覺得沒什麼好看的了」

「那就好好看著哥」葉修臉不紅氣不喘的回

「葉修」蘇沐秋喚了他一聲,漾起笑容直直得看進對方的眼中,眼中的光芒跟那時相比還是一分不減,望著他的時候卻又多了一分暖意,最後倒是葉修先轉開了視線

「說吧,你什麼時候跟小周和文州串通好的?」

「借冥王之道歸來,假狐主之力顯形......不過白虎星不在我的計劃裡呢,幸好有小江在,不枉費我替他化人」

「人脈很廣嘛蘇大道士,黃少天也是你指點去的吧?」葉修想到那個多話的少年就覺得頭痛「擅自跑去做那種事情,還敢讓哥找這麼久才回來?」

面對葉修帶著問罪口吻的話語,蘇沐秋先是沉默了一陣才開口

「葉修」蘇沐秋說,嗓音輕的快被夜風隱去「不是你的錯」

「蘇大大你敢不敢大聲點?」

「不是你在我身邊的錯,也不是你不在我身邊的錯」嗓音很輕,但是無比清晰
不是因為你在我身邊我才遭天罰,也並非你不在我身邊才讓小人有機可乘

葉修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閉上嘴什麼也沒說

「你心底還是認為我能躲開的對麼?」他打斷又想說些什麼的葉修「有件事,我沒向你說」

「你回來的原因?」

「我若就這麼擅自走了,你還不把三界翻遍?看你找的可憐我才回來的啊」

「知道要回來啊蘇大道士?那現在是走不走了?」

「葉修,別讓小周為難啊,他也只能幫我到這裡啊」蘇沐秋苦笑「聽聽我不走不行的理由怎樣?」
「姓陶的說的沒錯,血緣的羈絆在大道上只會是阻礙」
「我們蘇家,一直以來都只允許一脈單傳的」
「我跟沐橙在成年之前,只能留下一個」

「......」

「我走了,那麼沐橙就能留下來。葉修,還好有你在,這樣沐橙就不會是一個人了」

「......蘇沐秋你這個大笨蛋妹控」這是葉修最直接了當的心聲

「抱歉啦星君大人」蘇沐秋笑道「蘇某在世,惟妹妹與星子不可負!」

「你的大道呢蘇大道士?」

「半緣修道半緣君,你便是我此生最大的功績」

道士用盡此生緣份留下了星子,卻是將己身性命煉成了融血入骨的紅線,將動了凡心的星子拘在了人間

未曾真正領會到情感為何物的星子第一次遇見的人類,就毫無保留的獻出了整顆心

而事到如今他才發現他早已捨不下這顆真心。
連同與那人血脈相連的女孩,和那些三個人一起太過美好的、他所放不下的一切

「葉修,謝謝你。」身影逐漸淡化的道士向星子說

「嗤,都要走了還客套些什麼?真不像你啊蘇大大」

「那我不客套了」道士淺淺一笑,捧起星子的臉吻下

「等我」最後一句話連同身影消散在夜色之中

來世再見。那個時候,再許下比喜歡更沉重的諾言吧。


葉修,你知道嗎,其實我根本不該回來的。就算你真的翻遍三界,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也該避著你就當我已魂飛魄散

因為這樣,你才能永遠記得失去的痛,就算記憶淡了心底的缺也永遠不會消失

在最璀璨的星子上鐫上連星宮的寒也洗不去痕跡,等著不知會不會有那天的失而復得

祂們說的沒錯,人心是貪。道士抱著星子怎樣也不肯放手就算天打雷劈,天知道他有多害怕有那麼一天那個在凡間依然熠熠生輝的人兒不再只屬於他

但是呢,我留給你和沐橙的希望,不該是這麼虛無縹緲的東西啊

─═★:;*─═☆:;*─═★:;*─═☆:;*─═★:;*─═☆:;* ─═★:;*─═☆:;*─═★:;*─═

依舊是盛夏年華, 就是星海無涯,可那片有著涼爽夜風的草坡,如今卻少了一個人

「葉修,哥哥說人死後會變成星星,在天上守護人間的摯愛,是真的嗎?」女孩看著身旁的少年問道,澄澈的雙眸倒映著滿天星光

「你哥忽悠妳也信」少年沒有看向那雙眼,只是望著頭頂的星空「星子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當的啊」

「可是哥哥總說你是他最寶貝的星星」

「他只說對了一件事」少年揉了揉女孩的髮「星子會守護妳的,沐橙」


-拖太久了還是END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