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來自星星的你(上)

把段子集結起來了,無視BUG的可以被星子庇祐(?)OOC請多包涵~

世界觀部份取自林綠《眼見為憑》 小道士跟小星星要永遠在一起!



那年夏天,小道士在後山發現了寶藏。

「嘶,疼死哥了......早知道該把那小子拉來墊背」少年扶著腰坐起身,一抬頭,對上了一雙閃亮亮的眼睛

「我看到了,你是星星對吧!」牽著妹妹的少年,眼裡的光芒比星子還閃耀

在那個繁星點點的夜晚,立志成為天地第一大道士的少年與逃家的星子相遇了

.★° .★° .★° .★° .★° .★° .★° .★° .★° .★° .★° .★° .

「葉修,你打算這樣下去到什麼時候?你知道最近連青龍白虎都被你帶壞,一個成天往藥之國跑,一個老是去冥界晃,我跟朱雀都覺得很困擾啊......」玄武星用萬分心累的口吻說

「士謙我是不意外,但是連老韓也是?什麼人能讓那個錢包臉這樣啊嘖嘖」

「是個孤魂,最近似乎是接下了引路人的位置。還有青龍去找那株王不留行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我說你們一個個都這樣是怎麼回事?」

「這你就不懂了啊雪峰......不如你去跟明宇在一起試試?」

「別開玩笑了葉修」玄武星吳雪峰苦笑著說「難道你就懂嗎?」

「這事得自己體會啦雪峰。還是其實你真喜歡明宇?」

「我說的是你」吳雪峰斂起笑「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滯留人間的理由。當初你逃避職責下凡,如今也要到極限了。不是我們不阻止,天道輪迴你也是明白的」
「私自扣留星子在凡可是重罪,你想讓那個少年惹禍上身嗎?」

「他能避過的」葉修雲淡風輕的回道

「又能避到幾時?況且你留在人間也是太危險,多少人覬覦星子的力量你自己也知道。哪天你被誰的貪念給染指,那後果你可擔的起?別說你了,我們可都擔不起的啊」

「雪峰」葉修突然開口「你知道為什麼我留在他身邊嗎?」

「你不是說了我不會懂的嗎?」吳雪峰似笑非笑的說

「星子美其名守護人間,說穿了也不過就是看著罷了,哪會真正去做什麼。人類在星子們眼中不過灰塵上的一群螻蟻,可人心卻不似螻蟻那般簡單」

「我說了,慾望與邪念連神祇都會沉淪 」吳雪峰皺著眉接話

「人心固然充滿醜惡,但也有你看不到的美好」葉修說著,眼神變的柔和「人間還有大道存在的」

看起來是病到末期藥石無醫。吳雪峰看著那張放柔的欠揍臉心想

「我姑且說一句吧,葉修」玄武嘆著氣說道「你得了那顆心的全部,有天你就得把自己整顆星都奉還回去啊」

「用冰冷的星石換一顆溫熱的真心,怎麼想都是我賺到呢」葉修笑道「真是再樂意不過了啊」

☆°.﹒☆°.﹒ ☆°.﹒ ☆°.﹒ ☆°.﹒ ☆°.﹒☆°.﹒☆°.﹒ ☆°.﹒ 

「陶軒,你明知此事違反天理,更背離了人道,你一個修道者怎可這麼做!」衣袂飄飄的年輕道士向著另一名術者發話,平時溫柔的眉眼都蒙上了陰影

「違背天理?太可笑了蘇沐秋!也不看看誰才是最該被天罰的那一個!你自己可又知罪!」術者張狂的反問道士,根本不將對方的話當一回事

「不就懷璧其罪?」蘇沐秋淡笑「我家那位連天也搶著要呢」

「我取多少童子身也敵不過有顆星子的蘇大師」陶軒陰惻惻的笑「但只要殺了你扣住你的魂,星子必會因你而聽命於我!」

「你想太多了吧,你以為葉修是誰啊?他根本連我的話都不聽還聽你的?」蘇沐秋說著捏起了手訣「但是你敵不過我這點倒沒錯」一個手勢下去對方失去了說話能力
「你的話太多做的事又太欠揍,我要親自揍你才能消氣!」說著又定住了對方的行動,道士一個箭步上前對著術者就要一通猛揍

沒想到就在他觸到對方的瞬間,異變橫生,從陶軒身上竄出了血色的細絲,將蘇沐秋給困在原地

「這是!」蘇沐秋臉色乍變,想要掙脫卻被纏的愈發牢固

「這可是你至親之人的心頭血,諒你也無法掙脫!」偷得空說話的陶軒得意的道

「你對沐橙做了什麼?」蘇沐秋的臉色瞬間難看到無以復加,漫起的殺氣讓陶軒下意識的縮了縮

「你以為你是蘇家道士我就不敢下手嗎!行走大道之人竟被區區血緣束縛,只要那女孩在的一天,我們就不怕治不了你!」眼看蘇沐秋無法掙脫,陶軒又肆無忌憚了起來「我已經讓劉皓好好的『照顧』她了,不用擔心啊蘇沐秋,你接下來只要等著因為失去星子的庇護被天打雷劈就好了!」

「失去星子的庇護麼......」被血絲緊緊束縛著的蘇沐秋低笑,身上傷口滲出的血竟是與紅絲混雜在一起
「你真以為我沒想過那麼一天?我啊,可是比任何人都害怕有那麼一天的啊」流出的血液與紅絲糾結,漸漸的帶走了身上的束縛,流到地上鋪展出了一個碩大的血色陣法
「但是即便如此也輪不到你,留下他的必須是我」退盡血色的臉綻出蒼白而堅定的笑「無論是為了大道,還是我自己」

「你做了什麼!」陶軒驚疑不定的看著陣法蔓延,當發現這並不會對他造成傷害時馬上想施術阻止道士

一陣突然爆起的白光阻止了他的動作

「蘇沐秋!你做什麼!」葉修疾步從白光中向道士衝去

「葉修,照顧沐橙」蘇沐秋最後一抹笑在從青天炸落的驚雷中化為灰燼

★〃☆﹋★〃☆﹋★〃☆﹋★〃☆﹋★〃☆﹋★〃☆﹋★〃☆﹋★〃☆﹋★

星子在奈何橋邊尋到了引路人

青年端正的鼻樑上戴著一副細框眼鏡,清冷的氣息很好的融入了冥界的陰暗。引路人穿著黑袍的纖長身骨帶出一股冷肅,饒是有些頑劣的鬼也不敢造次

葉修靜靜的跟著他走了一陣,對方也沒有搭理他,只是繼續領著眾鬼走

直到抵達了城門遣走了眾鬼,引路人這才轉身,開口便是淡淡一句:            「星君大人,他不在這裡」

「新人啊?你叫什麼名字?」葉修也不理,逕自問道

「在下張新傑」引路人答「您要找的人不會在這裡的」

「我不過是來找小周順便路過」葉修說著,望向對方身後的城門,有個人正朝他們走來,滿臉的黑氣嚇的路過的小鬼差點將身上的紙錢通通交出來

那人一走到他們身邊便將手搭上張新傑的肩,將他稍微往後拉了幾步

「新傑」然後他面色陰沉的望去「葉修。」

「好久不見啦老韓,怎麼還是張錢包臉?這樣竟然還有人要真是辛苦小張了啊」無視對方能讓人交出錢包讓鬼交出冥紙的氣勢,葉修開口就是拉仇恨

「跟新傑無關」韓文清皺起了眉頭,殺氣簡直是倍增「我是來找你的,葉修。」

「不辭辛勞的下凡還跑到冥界來真是辛苦你啦白虎星大人,有什麼事要找我嗎?」葉修絲毫不受影響的問道

「噁心。我找你什麼事你自己清楚。」

「因為隨便下冥界找小周?」

「你要找的應該另有其人,別以為我不知道」韓文清沉聲喝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不就找個朋友?喲,有人來了呢,看來小周發現啦」葉修迴避韓文清的質問,將視線轉向城門

那人走近他們,臉上掛著笑開口「大人們遠道而來辛苦了,既然借道冥府,何不進城接受我王的款待?大人們要是繼續留在這裡,怕是會被說冥府禮數不周呢」

「你誰?」韓文清皺著眉問

「小人乃冥王輔佐官,江波濤」說著他抬手向城內比了個請的手勢

「是黃泉川啊,一陣子不見都化出人形了」葉修盯著對方片刻後說道「難怪能跟小周交流呢,應該沒有人比你跟他在一起更久了吧」

「星君大人真是好眼力」江波濤笑了笑「懇請大人們移步,冥王已經在恭候您們了」接著他轉向一旁的張新傑「引路人也請同行吧?」

「走吧老韓別讓冥王等啦,還有在人家地盤上別把事情鬧大啊」

「在下自認位階不夠前往與會,就先告辭了。再不走會誤了時辰的」引路人此時如此表示,轉身往城郊走去了

「竟然拒絕了冥王的邀請,這孩子不錯嘛」葉修笑道「小江,你知道他的來頭嗎?」

「不甚清楚呢,引路人其實一直以來都不歸冥府管轄」江波濤將眼神投向一邊的韓文清「白虎星大人可知道?」

「辦正事。」韓文清理也不理的逕自進了城


-- TBC --

上一篇
评论
热度(2)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