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CP達文西和羅曼

活動結束還願更 期中要炸了啊

廢話放後面



7



羅曼在公事包裡翻找著鑰匙,剛才少女所說的話在他的心頭縈繞不去

她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她怎麼會知道那些?她說的決定又是什麼?

羅曼心煩意亂的想著,一邊把鑰匙插進鎖孔

不對。門沒有鎖

難道是早上的他低落到連鎖門都忘了嗎……有點懊惱地打開門,迎接他的還是一片黑暗

結果還是沒有回來啊

他沒有想過對方可能真的自此消失在他的生命中這種可能性,就像當初在耶路撒冷他也只是笑著安慰少女們,那個人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走了——雖然當時的他並不是沒有那個人再也不會回來的覺悟,畢竟拯救人理的路上總會有犧牲,達文西衝出去的時候,他也只是勸阻了激動的立香,要她別辜負達文西的犧牲

但是這裡明明就是日常的平穩世界不是嗎?人理直到今天都還安然無恙不是嗎?明明現在他都還好好的在這裡的啊……為了拯救世界這種事可以很輕易做到的死別,為什麼如果兩個人都還活著就好像無法忍受了呢。達文西這一離開真的很可能就像他說過的一樣,再也不會相見,連立香也會就此失去瑪修的音訊……為了不要將只是普通人的他們捲入『那邊』的世界

羅曼心情沉重地想著這些一邊走到自己的房間門口。身後是那個人的房間,但是他已經失去了打開門的興致。要是看到的房間是空的,他會更低落吧。按照他的個性,這種事可以一天不承認就一天不承認,假裝沒事假裝那個人還會回來

於是他就跟平常一樣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在開燈的瞬間被嚇到——

那個失蹤了一天的人,正躺在他房間的床上


羅曼放下手中的東西走近床邊

真的是他。但是身上穿的並不是平時的衣服,而是他過去在迦勒底看慣的,英靈達文西的服裝,除了左手並沒有裝備機械臂以外,達文西就是過去他所熟悉的模樣

要說熟悉也不對,因為羅曼並沒有看過身為英靈的達文西睡眠的樣子,但是眼前的人閉著眼,胸口微微的起伏,怎麼看都是在睡覺

說實在的過去每次跟他說要睡覺把他趕出房間的時候都是在裡面幹嘛啊……真的有睡?羅曼凝視著達文西的睡顏一邊想著。平時表情豐富的臉沉靜下來的樣子真的就像幅畫一般,即使是無法理解何謂對方所謂『美』的他,蒙娜麗莎那彷彿凝成了永恆的的美麗與神祕也讓他產生了就這樣一直凝視下去也好的錯覺

但是……總覺得他的呼吸以一個在睡覺的人來說太微弱了……羅曼身為醫生的職業反應讓他在盯著達文西的時候十分不識時務的注意到這點

雖然感覺有點抱歉但還是先叫醒他好了畢竟還是有些事情要問他才行……羅曼這麼想著伸出了手要搖醒達文西,卻被床上應該是睡著的人一把抓住

「羅馬尼……?」就像畫作突然有了生命,在那雙湛藍的眼睜開的瞬間,床上那個人又恢復成他所熟識的達文西

「是我。李奧納多,你醒了嗎?」抓住他的手的力道非常輕,簡直就像是包覆住而已

「羅馬……尼。你再靠近一點」達文西開口的聲音微弱的不可思議

「李奧納多!?你還好吧?怎麼回事?」

「沒什麼,你過來一點就是了」

是有什麼話要說嗎……?這麼想的羅曼彎下腰,距離卻在那瞬間縮減至零——他被以剛剛達文西那個虛弱樣子完全看不出會有的力道從後腦勺用力向下壓,嘴唇撞上達對方的唇。舌頭毫不猶豫地伸進因為驚訝而微張的嘴,近乎貪婪地舔舐著羅曼的口腔,舌與舌糾纏在一起,互相交融的唾液在唇齒間翻攪出令人臉紅的水聲

「嗚嗯、嗯……李奧納多!」幾乎是他快要沒氣了達文西才放開他「你幹嘛啦!」羅曼滿臉通紅的大喊

「抱歉,不這麼做的話實在沒辦法了」達文西說著將嘴邊溢出的唾液舔掉。那幅畫面讓羅曼忍不住別過臉去。太糟糕了
「不過你的反應真像被非禮的少女呢羅馬尼」達文西坐起身,調侃他的樣子雖然跟平時並無二致,但是能明顯的看出他還是很虛弱

「在你說那種話之前,解釋一下突然襲擊我的理由還有你失蹤去哪了好嗎」羅曼沒好氣的說

「當然是為了瑪修的事啊。因為情況比預期的嚴重,我還要再做一些處理才可以帶她回迦勒底。不過別擔心,她現在不會有問題的」

「聽起來還是很危險啊,真的沒問題嗎?」羅曼擔憂地問。雖然他可能也沒辦法做到什麼
「所以你們什麼時候要走?」

「我當然是希望越快越好,如果瑪修沒問題的話」

「你們……走之前,先去學校露個面吧,立香很擔心你們」

「的確有點對不起那孩子啊……但是可能沒辦法了。麻煩你去說吧,羅馬尼。可以的話其實我連回來這裡的打算也沒有的」

「那、那你現在為什麼在這裡……」

「說是捨不得你,信嗎?」達文西露出他見慣了的微笑

「……你既然不打算去見立香,怎麼還特別來見我?」

「你真是個笨蛋吶羅馬尼」達文西的笑容轉為無奈地苦笑「不過既然這樣我就直說了,回來的確是有理由的」

「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羅曼有點緊張的問

「簡單來說呢,為了瑪修所以一口氣把積存下來的魔力都用光了,雖然依靠人偶的供魔但還是不太夠的樣子。這種魔力不足的狀態再繼續下去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事,畢竟瑪修的情況隨時都可能再惡化……剛剛補充的魔力也只夠我勉強回復行動能力而已」

「所以,在你的魔力回復之前要我幫忙照顧瑪修嗎?」

「嘛……那不是校醫能夠照顧的來的喔。更正,應該是說普通的醫生都是沒辦法的,現階段的解決方法只有幫我補充魔力了」

「補充魔力……但是我不是魔術師……」但是說真的,要是他放棄願望就能救回瑪修的話,他會去做。雖然他不確定所羅門王有沒有能耐救回那條被扭曲的生命,而且放棄願望恢復從者身分的話,沒有master的他很可能就必須回到英靈座上了

「就算不是魔術師,還是有快速補充大量魔力的方法啊」達文西看向一瞬間露出了沉重表情的羅曼,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麼「不需要是魔術王也可以做到的,曾經是魔術王的你應該也知道的那個方法」

那是……被他這麼一說羅曼理解了「需要……體液、心臟還是靈魂?最後一個我希望你盡量不要用到啦……不對,後兩個都不行吧。所以是要體液?你等一下,抽血的工具我找一下應該會有……」羅曼一邊說一邊轉頭要去翻櫃子

「羅馬尼」達文西打斷了他的話「你明知道那沒有用的啊。你只是個普通人,不管是血液心臟還是靈魂,只有你一個人的根本就不夠啊」

羅曼僵硬的定格著姿勢慢慢回頭,床上的達文西直盯著他

「我當然不是要你去找其他人的,真要這麼做的話我自己來也行。只是除了你剛剛說的那些,明明就還有更有效率的方式,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從背脊竄上的寒意是什麼他知道了,達文西盯他的表情就像盯上兔子的狐狸

「這個身體,要用那種方式補魔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喔」他的笑依舊是那麼的美,但是羅曼站起來的只有雞皮疙瘩

「我說羅馬尼,不要那麼僵硬嘛,以現階段來說,這是對瑪修最有利的做法了喔。畢竟選擇也沒有太多了啊」

所以你就從了我吧?
那個笑容擺明了就是這個意思!羅曼在心中大叫,但是事實上他只有很冷靜的深呼吸,吐氣,再深呼吸,沒說任何一句話

「以我現在的狀況,你要拒絕我也沒辦法對你做什麼的,不然你早就已經被壓在床上了喔」達文西看著他的反應輕輕嘆了口氣「有這麼難以接受嗎?跟我補魔力這件事」

「與其說難以接受……」羅曼猶豫著說詞,小聲地嚅囁「不如說我……我沒想過這種事啊,李奧納多」

「你也沒想過瑪修會發生這種事吧?就像我沒想過你會突然失憶一樣」達文西低下頭移開看著他的視線「這種事我當然也知道啊,但是一旦變成這樣,就不只是你願不願意的問題了啊」
「所以,拜託了羅馬尼。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拿瑪修當藉口,這樣對她來說太過分了」重新望向他的那雙眼像清晨的天空,當中有升起的晨星。那天空曾在多少他焦躁的時候帶給他平靜,那晨星曾經在多少他迷惘的時候指引了方向

「就當作是我離開以前,對你的最後一個請求吧」




以下廢話



謝謝!!!!!兩隻都順利娶回來了大感謝!

請示式姐之後(?)追加20抽 真的第一次保底第二次幹也……看著都差一張滿破的鮮花和藤乃覺得感受到來自根源的惡意(不

總計 消耗 聖晶石X150 呼符X? 草莓哈根達斯X4 

        成果 空境全員缺橙子 歪兩隻四星一隻五星

下次更新.......等姬友看完還有我的期中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4)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