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羅曼文西】π

午餐:



※實習校醫羅曼X藝術保送生文西

※所有關於美術的東西都是我胡扯的(

※ @蒼天白月 OOC到人理燒卻,邏輯硬傷,超級意識流見諒



  他們的初見是在夏天,踩著鳳凰殘羽的她,和在鳳凰木下午睡的他。
  無獨有偶。
  她看鳳凰木細小的葉片撒在他臉上,還帶點稚氣,毫無防備的睡臉讓人忍不住想欺負。
  沒抑得住18年的美術魂,她提筆給這個初次見面的人做了個愉快的面部彩繪。
  勾完最後一筆才看到那睫毛動了動,她驚呼一聲,還沒來得及撤離。
  急急忙忙將畫筆和調色盤藏到身後,她還沒想好要怎麼應對,只是看那個人迷迷糊糊眨了眨那對綠色眸子,茫茫然然。
  「我在這睡多久了?」
  剛睡醒的聲音帶了點啞,睡翹的髮軟軟垂著,又弱氣了幾分。
  「我是不知道。」她看這人實在好欺負,乾脆不躲也不閃,沾著顏料的畫筆塞進提袋,她順著話接下去。
  「但始業式早就結束啦。」
  「啊……結束啦。」那人迷茫地重複了一次她的話,重新開機中。
  「等等,結束了!?」系統重設完畢!
  她看那綠色的眸子瞪大,一驚一乍的,像小動物一樣。
  「一個小時前就結束了,新課本都發完啦。」
  黑皮鞋在落下的枝葉中踏出聲響,她往前走了幾步。
  「這麼說來,讓我來猜猜,你就是傳說中蹺掉始業式的代理校醫?」
  纖纖細指在那人鼻頭前轉了一圈,她有314%的自信會對。
  「妳怎麼知道!?」
  她看著那預料內的驚訝表情,笑出聲。
  「那當然,我可是萬能的天才啊。」
  微捲的髮在夏日陽光中閃閃發亮,傾國傾城。

  「美術班保送生,李奧納多·達文西,嗯,叫我達文西醬就可以了。」
  「保健室實習,羅馬尼·阿基曼,那啥,妳知道學校保健室在哪裡嗎?」
  初次見面,她就用一支畫筆給前輩的保健室實習留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第一印象。
  臉上紋維特魯威人的男人簡直帥炸了不是嗎?

  「我就說路上的學生怎麼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你們美術班的都這樣嗎!」
  羅曼看著保健室鏡子裡油彩畫的人體圖樣,開始慶幸他不知道醫務所在哪裡才沒放跑這個罪魁禍首。
  「那可不一定,油畫顏料可貴了。」
  達文西手叉著腰,義正詞嚴。
  「是那個問題嗎!」
  羅曼扶額,和妳們玩藝術的實在不能溝通。
  「當然,要不是沒有油性筆,我也捨不得拿油畫顏料。順帶一題要是我再簽個名,醫生你的臉可就能賣了。」
  達文西說著在書包裡翻了翻,松節油只剩一點,洗完筆就不剩了。
  「這就是妳對初次見面的人的善意嗎……唔,這個用水洗不掉……」羅曼開了水龍頭往臉上的圖案抹,顏色卻連淡點都沒有。
  生無可戀,如果內心可以具現化出來,他臉上大概寫著這幾個字。
  「這是我的傑作呢,洗掉多可惜。」
  達文西搖了搖頭。
  「不過如果你執意的話,知道松節油放哪嗎?」
  「松節油?」
  羅曼愣了愣,要那個幹嘛?
  「貼布旁邊找找?」
  這間保健室他也是第一次來,但要說的話應該會放在那個地方。雖然他也不太明白油畫顏料跟肌肉痠痛的關聯性。
  也許是稍微玩過火的愧疚,達文西拿了張椅子幫羅曼找松節油,半跪著的高度正好,裙襬輕飄飄著一段絕對領域,坐在鏡子前的羅曼尷尬得不知道該往哪裡看。
  「有了有了,這邊的藥品可真齊。」
  好不容易待達文西找到了東西,學藝術的纖白手指勾著棕色瓶蓋,輕巧放在鐵架子上。
  「醫生,閉眼。」
  她拿棉布沾了點油,輕輕舉到羅曼臉旁。
  羅曼吞了吞口水,吐息太近,黑暗又令人感到不安。
  油彩在臉上結成痂一樣的硬塊,棉布沾著松節油像酒精消毒,刺激性的氣味鑽進鼻腔,稍微使力而擠出的液體順著臉頰留下,冰冰涼涼。
  「好啦,醫生。身價上百萬的機會沒有了。」
  最後一塊紗布擦乾臉上的液體,黑水被收在紗布裡,沒一滴濺上白淨的袍子。
  羅曼看著雙手叉腰的少女,他想也許藝術生就是這樣,恣意忘為,像脫韁的野馬,無拘無束。
  
  那之後保健室簡直成了達文西的秘密基地,翹課也好,課餘也好,三不五時就揣著塊畫版占張床位,炭筆沙沙在畫布上構圖,畫得全校都知道天才優等生和保健室醫生有一腿。
  「妳沒課要上嗎。」羅曼按著太陽穴,他不想因為這種問題被校長請去喝茶,一次遲到曠職可就夠受了。
  「大學保送了。」
  手指抹開一片陰影,達文西拿筆朝羅曼的臉比劃了一下。
  「老師怎麼說?」
  「請和妳的謬思好好相處。」
  達文西眨了眨眼,是天才任性的權利。
  藝術家終其一生為創作而生,她一眼就知道自己想畫的東西是什麼,綠寶石的眸子,羊毛的髮。沒有理由,就像詢問每一個一見鍾情,得到的答案也是正好看對眼。
  在酒精和西藥的味道中,保健室裡多了幾張炭筆幾張油彩,畫的全是同一個人,正面側面逆光背光,還有張嘴角沾著奶油的速寫,怠職證據。
  
  你問習慣一件事要多久?羅曼在第一次買甜點多買了一人份的時候才發現他除了習慣了這份兼差,還習慣了不速之客。人類為什麼能在地球上做王,鐵定有一份子是這名為習慣的可怕被動。
  「抱歉,李奧納多,能幫我拿個紗布嗎?」
  女學生吃痛地弓起腳,膝蓋上擦破的血被雙氧水咬著,為了壓制住人對疼痛的本能,他騰不出手去取鐵架子上的紗布。
  「喏。」
  達文西貼心地遞上紗布,毛巾仔細擦去順著小腿流下的雙氧水,包紮的手法學得有模有樣。
  「醫生跟達文西前輩的感情真好呢……嘶,疼疼疼。」
  橘髮少女說話到一半,因為包紮傷口的壓迫一個吃疼差點咬到舌頭,眼角擠出一顆生理淚珠,紫髮少女無奈地說都是前輩亂說話的錯喔。
  「感情很好嗎?」
  羅曼愣了愣,看達文西挑起眉笑,才發現一切的一切都是吐息一樣的理所當然,從相識跳過戀人,一種老夫老妻的相處模式。
  意識到這一點的瞬間他燒紅了臉,還想說什麼的傷患少女被陪同的少女拉著告辭,一拐一拐地喊著要幸福啊,女學生特有的八卦屬性,對戀愛的粉色泡泡總是按捺不住。  
  「那你覺得呢?」
  達文西背對著拉上保健室的門,長睫毛搧著絕世容顏,逆光在午後保健室裡不真實地像一幅畫嵌在門框上,蒙娜麗莎笑得美艷。
  「羅馬尼,我們能夠擁有幸福嗎?」
  選項跳過了感情好不好,直接問向時間盡頭連神都回答不出來的問題,羅曼啞口。
  「在世界毀滅之前,我們能夠擁有幸福嗎?」
  像什麼三流電影的台詞,像什麼山盟海誓的約定,像無定根的浮萍在問著有沒有一方池子能許它一個容身之處。
  那我們的愛情有任何的容身之處嗎?

  那一天,羅曼沒有回答達文西的問題。

  時間逃竄的腳步太狼狽,留下記憶殘響的血花,一樣的夏天一樣的鳳凰木,畢業歌和夏末始業典禮不同的蒼涼,黑色捲筒裡的畢業證書帶走一批人潮,帶走保健室裡的理所當然。
  結業前那段時間達文西沒跑保健室,飲料多帶了一罐卻沒人喝掉才發現習慣了。保健室的冰箱被公器私用,冰著他平時不會去買的那種飲料,習慣了,太習慣了才會把日常當作異常。
  他搖了搖頭,坐在師長席裡看出去的風景和他一年前在台下的景色不同,列子外頭事不關己的冷漠。
  直到畢業生代表踩著黑色皮鞋上演講台,微捲的長髮隨著步伐晃動,畢業證書拿正在胸口,有模有樣的氣質美女。
  「畢業生代表,李奧那多·達文西。」
  清麗的嗓音讀致詞讀得溫溫婉婉,離別的淚花,再會的雨,揮手從此分道揚鑣。
  我們終將走上岔路。
  畢業好像是什麼階段性的終結,明明都還有再見的機會卻說得好似永別,羅曼看著講臺下哭得岔氣的畢業生,他想起自己還沒問過達文西傳說中保送的大學。再半年學姐的事處理完他也得離開這間學校。
  永別和死別,到底也是一樣的資訊斷絕,他卻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去要個聯絡方式。只一個學年的相處,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呢?
  不過保健室剛好可以畫圖罷了。
  
  「達文西前輩那段時間都坐在座位上寫字喔。」
  少女咬著賄賂用的小餅乾,這次是手肘破皮。
  「難道是給醫生的情書嗎?嗚喔喔喔喔疼疼疼,醫生,手,手!!」
  棉花棒失速壓在傷口上,少女揮著沒被壓制住的手喊疼,羅曼連忙道歉著掩飾一瞬間的分神。
  「我看到的是數字。」
  文靜的紫髮少女輕輕說著。
  「雖然醫生沉迷虛擬偶像,但應該沒有到能夠看得懂程式碼的程度吧。」
  「只是個死宅而已呢。」
  「瑪修,我覺得這句話的攻擊力有點高……」
  給少女上完了藥,羅曼意思意思叮嚀了一下下次注意,她是僅次於達文西的保健室常客,只是她是真的每次都來上藥,跌倒撞牆拉傷,大大小小的傷口不知道是去哪裡的異世界冒險完回來,帶著紫髮少女無奈又心疼的陪伴。
  「我還會再來保健室看醫生的!」
  「給我照顧好身體啊!」

  那確實是情書沒錯。
  結業式之後達文西來了保健室,笑笑說要一個華麗的道別。
  那是她最初也最後的表白。
  一疊從3.14開始數起的紙,數字密密麻麻爬滿版面像蟻群的密集恐懼。
  她說你知道嗎?羅馬尼。π是無限不循環小數。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裡頭含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我的過去,你的未來,我們的相遇和分離,以及這世界的起始和終末。我在想,要背到哪一個數才能找到永恆呢?
  於是,我開始這段旅程。
  紙上圈出的九組數字,是初遇的日期,是他喜歡的店裡蛋糕的價位,是她畫作品的數量,是他在保健室打盹的日子,而最後一串在結尾2017的今天,然後,未來還在延伸。
  她深吸一口氣輕輕笑著,那麼淒涼那麼美。
  羅馬尼,這不是彼生也不是來世,這是我們能夠擁有的未來。平凡的,唾手可及的未來。
  
  他有一瞬間幾乎要問她為什麼了。好像有什麼違和感梗在喉頭,他看著蒙娜麗莎般美麗的眸子,接下那疊厚厚的紙,未來有些太沉,幾乎要散落。
  「羅馬尼,你值得幸福的。」
  輕輕一個吻像風擦過嘴角,達文西瞇起眼,說再見不是永別。
  再見是約定,會再次相見的約定。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羅曼。」
  醫科的大前輩微微欠身,羅曼揮著手說不會,南丁前輩的事辦完了最重要,反正學分也是會在後頭補給他。
  回到學校生活平穩得令人安心,除了老媽的狂熱追求者偶而的騷擾以外相安無事。
  校園的蒙娜麗莎像一場夢刻在畫布裡,輕輕柔柔吹起一疊寫滿數字的紙,春天的風和櫻。
  值得什麼幸福呢。
  羅曼想起送別的話苦笑,也不是值得就能擁有的。
  比方說春季學期的櫻花雨,總不會像夏季的鳳凰木,底下站著哪個誰在巧笑。
  對,就像這樣,黑色的皮鞋黑色捲髮,纖纖交疊的手和微笑的唇。
  欸?
  「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巧合,因緣,註定。我的話比較喜歡稱之為命運。」
  她勾起漂亮的唇型。
  「但要說的話,因為我可是萬能的天才啊!」
  微捲的髮在春日日光下閃閃發亮,傾國傾城。

  π=3.1415926……
  圓周是首尾相連的封閉圖形,π是無限不循環的可能性。
  羅馬尼,這是我們能夠共同擁有的未來。

—END—

  強☆行☆收☆尾☆

  同不會鋪陳感情於是跳過談戀愛的部分直接許給你未來吧☆
  我心目中的這對是老是在小鬥嘴的老夫老妻,弱氣溫柔的醫生一定常常被文西醬帶風向,耍得團團轉卻又無可奈何。大概平穩的日常就是這對最甜的糖了,雖然虐但是根本就是只要呼吸空氣就會是甜的CP嘛(#
  寫了好久終於完稿了嗚嗚嗚,謝謝Finch的神梗,我熱愛圓周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1. 蒼天白月午餐 转载了此文字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