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接著5的6

CP達文西和羅曼 含空之境界的梗 學園向(仮)
略含女主盾

想取個空境副標風格的篇名但是一直想不到 結果就這樣決定篇名了(#

等姬友把空境補完我再更新吧~


6


回到保健室後他看了看達文西的座位,還是沒有任何人來過的跡象,座位安靜地好像本來就沒有人該坐在那裏。他放在桌上的紙條,好像也還沒有人動過的樣子

仔細想想本來就不該才對,達文西任職的地方並不是保健室,只是這裡便於檢查瑪修的身體狀況,還有他在這裡方便協助,他們才會像這樣跟以前一樣地待在一起工作

嗯,因為這裡有他在。在迦勒底的時候他們也因為工作的關係絕大多數時間都不曾分開,除了第六特異點那次他們大概沒分開這麼久過……那時候轉頭沒看到他是心驚,現在看不到他的這種心情是……他還來不及去細想,門口傳來的聲音便打斷了他的思考

「醫生!」他一直在等待著的少女出現在保健室門口「我可以進去嗎?」

「啊啊當然!」羅曼急忙回應

「因為我想說醫生你好像在想事情的樣子……」立香說著走進保健室,注意到一邊空著的位子「達文西醬……果然也沒來啊」

「嗯,瑪修也沒有嗎?」

「沒有」立香坐上達文西空著的位子「她昨天看起來很嚴重的樣子,我想應該一時沒辦法來吧」少女抬起頭望向他「所以說醫生,達文西醬跟你說了什麼?」

來了,羅曼默默地想,到底要怎麼解釋……他想了一個早上還是很苦惱

「醫生?」少女望著他,懸空的雙腿在椅下搖晃

「啊啊這個嗎……」結果事到如今他還在支吾其詞,他簡直要受不了這樣的自己了——此時他注意到少女搖晃著的腿

「等等立香,妳受傷了?」他蹲下身抓住少女滲著血的腿

「那個嗎,剛剛過來的時候不小心跌倒了」立香輕描淡寫的說「沒關係的那種小傷放著也會好的,醫生你還是繼續說吧」

「不要說那種話啊,我還是幫你擦個藥吧」羅曼起身去拿藥罐
現在大概拖得了一秒是一秒……明明他都已經做了一整個早上的心理建設了啊

立香哼了一聲沒有拒絕,乖乖坐好讓羅曼上藥

傷口的確是跌倒會有的擦傷,大概是匆忙跑過來的時候跌倒了吧……羅曼有點在心裡感到過意不去,如果直接去找她可能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這時他突然注意到在傷口的另一邊,水滴正順著少女的腿滑落

羅曼抬頭,少女金色的眼正無聲的滾著淚珠

「欸欸很痛嗎?抱歉抱歉!」他趕緊再放輕手上的動作

「我沒有覺得痛啊,醫生你已經很溫柔了……」

「……但是妳在哭啊」

「欸,我……」立香抬手摸上臉頰「我在哭嗎……」
「抱歉,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立香抹去眼裡的淚水「醫生,看到醫生你那個樣子,我總覺得……」
「明明是笑著的卻比哭泣更令人難過,我也搞不清楚這種感覺……」立香一邊說著一邊試著止住眼淚「抱歉,大概是瑪修發生了意外讓我有點情緒化吧」

羅曼沉默地將使用完畢的藥罐放回原位,等著少女停止哭泣


「所以最後事情到底怎樣了?」大約已經回復平靜的立香問

「達文西醬說……現在瑪修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

「嗯,然後呢?」

「然後……然後其他事情他會想辦法解決,要我們不用擔心」

「所以……瑪修現在沒事吧?」

「我想暫時不用擔心」

「那她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

「暫時是以後可能還會有危險的意思嗎?」

「……我沒辦法確定」

「醫生,昨天放學之後你還有再見到瑪修嗎?」

「沒有,這些都是達文西醬跟我說的」

「是嗎……」立香低下了頭「達文西醬一直都那麼厲害,這次也會有辦法的吧……畢竟醫生你都這麼說了」

「……嗯」

「所以……現在真的沒有辦法見到瑪修了嗎?」

「暫時是沒辦法了吧,我想」

「這樣嗎……」立香看起來還是無法接受的樣子,沉默了半晌之後她說「醫生,你之前好像失憶了所以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達文西醬和瑪修,也是某一天就突然來到我們學校,雖然說是從國外來的,但是我總覺得不只是這樣,雖然她沒有提過我也沒有問過她……」

「……嗯,大概就是那樣。達文西醬昨天跟我說了,因為我忘記了大部分的事」
其實是打從一開始就不知道,直到昨天才被迫接受而已

「吶羅曼醫生」立香忽然抬起頭注視著他「她們是為了找你才來的,對吧?」
「達文西醬是為了治好瑪修的病,才特地從國外來日本找你的對吧?」

「……立香?」面對突然這麼說的少女,羅曼愣住了

「因為你是從那個很厲害的地方,那個叫迦勒底的地方來的對吧?」立香盯著羅曼繼續說「之前士郎桑說的謠言,其實是反過來才對吧?你並不是要去那裡,而是離開了才對吧?」

不對,這裡的我根本沒有踏進迦勒底過。羅曼在心中默默地想

但是要說離開,他的確是離開了那裡……以一種灰飛煙滅的形式。他不知道這裡的藤丸立香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或許只是純粹的猜測……明明無論是達文西還是他和瑪修,經歷都跟原來差不多,但是這裡的藤丸立香,似乎真的只是個普通的少女。是因為人理燒卻沒有發生的關係嗎?要是這個世界也面臨毀滅的命運,她是不是也會成為拯救世界的master,而非只是一個平凡的女高中生?

「就是因為羅曼你其實是個很厲害的醫生,達文西醬和瑪修才會特意來日本找你的吧」立香壓抑著情緒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沒有能力去做什麼。但是,能跟瑪修、還有醫生和達文西醬認識,我真的很高興!雖然我對你們的過去一無所知,大概也沒辦法幫助你們,但是我還是很珍惜跟你們相處的現在。所以……」少女一邊說,一邊深呼吸,像是在避免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再度不聽話的掉下來「所以就算我什麼忙都幫不上,我還是希望瑪修知道,我永遠會等她回來……至少我還能做到握著她的手,讓她不要是自己一個人」

「……立香」羅曼默默地拿起一旁的面紙遞給立香「我跟達文西醬都會盡力幫助瑪修的,所以別擔心」

「嗯,我知道,謝謝你醫生,我現在大概也只能替你們還有瑪修加油了」立香接過面紙「抱歉我說了這麼任性的話,達文西醬不在身邊,醫生你大概也很難過吧」

「……嗯」是嗎?這種心情是難過嗎?他不敢確定

「所以你們昨天吵架了嗎?」

「也不算吧……」那種情況該算什麼?坦承?不對啊,自己明明還有事情瞞著他

「嗯,不過醫生你啊……」立香將溼透的面紙揉成一團,丟進一旁的垃圾桶「並沒有在跟達文西醬交往,對吧?」

「……看的出來?」

「什麼啊,那種態度根本不對啊,那才不是交往中的人會有的相處方式好不好,那個樣子要不是已經是老夫老妻了,不然就是根本沒在交往」少女看起來已經接受了擔心也沒有用這件事,現在為了轉換心情開始進行女子高校生最喜歡的娛樂之一,戀愛話題和八卦「雖然你們的互動一直都是那樣,但是一看就知道了,根本騙不過對戀愛敏感的女子高校生喔?」

「呃因為之前失憶了所以恢復普通的關係……」

「沒那回事沒那回事」立香老氣橫秋地說「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要是你們本來有在交往,那就算失憶之後也會沒過多久就恢復關係的」

「呃……」好吧,他連普通的人類感情都還在學習了,講到戀愛話題的話應該比不上所謂的女子高校生吧……
「那就是這樣了吧」雖然這件事他也是昨天才知道。雖然他心底好像覺得是謊話也沒關係

「唉,我想也是」立香不知為何看起來挺失望的樣子「不過呢照我看來你們也只差捅破那層窗戶紙了吧」

「……嗯?」他不是很懂立香的意思

「也就是說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吧」立香側著頭看向他「是吧?」

「……我不知道」

「哼哼,你要是知道就不會到現在都還是這種狀態」立香一臉的恨鐵不成鋼「要是她們兩個最後有回來,為了慶祝瑪修康復,你就去跟達文西醬告白吧醫生」

「為什麼啊!?」

「嗯?難不成是我去說?對瑪修的喜歡已經說過好幾次了哪像醫生你啊」少女鄙夷的說「膽小鬼、弱蟲、羅馬尼!」

「我的名字是罵人的詞嗎!」
還有他剛才聽到了什麼?喜歡?

「我說立香啊,妳說的那個喜歡……」

「反正就是喜歡。可以跟瑪修一直在一起的喜歡。也希望能夠這樣的喜歡」少女沒有一絲猶豫地回答了「所以我是說真的喔醫生。要把握機會,如果再見到達文西醬的話」
「畢竟很多遺憾就是發生在太過習慣對方在身邊,以為可以像這樣一直在一起的時候呢」這麼說著的立香露出了略帶苦澀的笑

「……我知道了」

「嗯……雖然你看起來好像認真的回答了但是最後又會裝作沒這回事吧」少女聳聳肩「就像我一開始認識你的時候你說要請我吃蛋糕一樣」

「我說過那種事?!」

「看吧,果然不記得了。不過因為我跟瑪修總是找的到你藏起來的甜食所以就稍微原諒你吧」

「原來那些不見的零食是妳們吃掉了嗎!」

「你自己不藏好的囉」立香說著站起身「好啦,今天跟醫生說了不少奇怪的話呢,差不多該回去了」

「我的錯嗎……」雖然這麼說他還是對少女揮揮手「那掰掰,立香」

「那麼瑪修的事就拜託你了喔,醫生」立香說著一邊往門外走去,然後在門口停住腳步「掰掰醫生,希望明天還能看到你」


為什麼我覺得最後會離開的,是醫生你呢……看著在暮色中向她揮手的羅曼,少女不知為何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一直到放學,另一邊的位子還是只有藤丸立香坐過
羅曼默默收好自己的東西離開保健室

回家的路上下起了雪,像他剛到這裡時那一天。那時候他們是一起回去的,沿路上他都在他們竟然同居這件事的衝擊之下沒怎麼在意天氣,現在想起來,那時也下著像這樣的細雪,沒有到寒冷的地步,倒是能充當某種充滿情調的背景。只是寒冷與否,大概跟心情有關吧。硬要說的話,他好想念被爐桌。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習慣的,理所當然一般坐在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人的他對面的,會使喚他去拿橘子某個人

「羅馬尼」這時傳來了讓他瞬間止步的聲音。他停下腳步四處張望,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羅馬尼.阿基曼」女性的聲音從他後方傳來

那個嗓音跟叫法……的確都很像,但不對
他轉過身,身著純白和服的短髮少女朝他緩步走來,中性的美貌中帶著一股落櫻般的凜然氣質,連雪花都彷彿為了襯托她而落

「羅馬尼……嗯,還是叫你羅曼吧,這樣也比較好」少女在羅曼面前停步「方便占用你一點時間嗎?」

「呃……兩儀式同學?」羅曼認出眼前的人。她曾經跟立香一起到過保健室

「嗯,羅曼醫生,叫我式就好了。可以陪我走一段路嗎?」兩儀式微笑著提出邀請

「啊啊……是沒問題啦。妳家在哪個方向?」畢竟女孩子一個人走夜路也很危險,他也算學校老師,照顧學生是應該的

「照醫生平常回家的路就行了」兩儀淺笑著說

「是順路嗎?」羅曼問道,但對方只是笑而不答


細雪沉默的下著,就在羅曼想著要不要想些話題時,兩儀開口了
「覺得學校的生活怎麼樣呢,醫生?」

「欸……?突然問我這個問題……」羅曼搔了搔頭「我覺得很好啊」

「你喜歡就好呢」兩儀微微一笑「我也很喜歡校園生活喔」
「單純的日常,雖然說是一成不變,其實每天都不同呢」兩儀側頭看向他「你不這麼覺得嗎,醫生?」

「嗯這個嘛……」要說日常也算是日常啦,雖然說還是有點驚濤駭浪,但還是他好久沒接觸過的平穩。至少在昨天為止是的

「日常裡有點異常,生活才有趣味嘛。像是突如其來的邂逅之類的」

「啊啊邂逅嗎……那個我不敢去想啊」總覺得這位兩儀式,跟他在迦勒底認識的那個兩儀式有著微妙的不同,但是又有種在保健室認識之前就看過她的感覺……頭好痛

「是嗎?像我現在遇見醫生你,不就是場邂逅嗎?是生活裡的小驚喜喔」

「啊這個也算嗎……就是偶然吧,總不可能是埋伏……」

「呵呵,誰知道呢,說不定我一直在等你呢。畢竟被等待的人總是不會知道有人在等他啊」

「呃……這樣嗎」

「沒錯喔。我也曾經讓某個人等了四年,嗯,其實更久也說不定。」兩儀帶著笑望向飄著雪的天空「現在想起來,對他來說,也許是很辛苦的四年吧」

「喔……那最後怎麼樣了?」

兩儀將視線從天空移到羅曼身上
「嗯……你猜?」少女歪著頭對他綻放笑容

「這個嗎……」八成是在一起了吧,看樣子

「畢竟老是在身邊的話,像習慣了的日常一樣就不會察覺呢」兩儀也沒有要講出答案的樣子,繼續自顧自地說「雖然那應該是不能當成理由才對」
「醫生你,有沒有什麼被日常掩蓋的事情呢?」
「還是說,用日常刻意掩蓋的事情?」

「兩儀同學……?」

「醫生,你們家已經到囉,我們就在此作別吧」兩儀停下腳步

「……啊」不知何時開始被對方的話給轉移了注意力,羅曼甚至沒發現已經到家了

屋裡並沒有亮著燈光,跟早上他離開時相差無幾

「兩儀同學,妳一個人回去沒問題嗎?」

「沒關係的喔,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真是個溫柔的人呢,羅曼醫生。」在溫柔的表情之後,少女流露出一股與她的年齡不符的超然感「所以說,你要在這裡駐足呢?還是繼續前進呢?」

「呃,妳剛剛不是說要自己回去……」

「我給了你繼續前進的機會了,要怎麼做是你的選擇」似曾相識但又不盡相同的兩儀式說「如果你希望的是這樣的日常,那麼從明天起一切就會如你所願的回到正軌。如果你希望能夠繼續前行,那麼就做出改變」

「兩儀同學,妳到底……」

「Dr.Romantic,最後的選擇權在於你。如果你會跟聖杯許下成為人的願望,我想你也一定能以你的意志做出決定吧。我向你詢問願望的時候,請不要回答什麼都沒有,因為你已經回應我了」
「我的話就說到這裡,羅曼醫生。有機會再見囉」兩儀說完,踩著地上已經開始累積出厚度的積雪離開了

彷彿隨著她的離開,細雪不知何時已經停了,留下羅曼獨自呆在她身後看著那悠然離去的雪白身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