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CP達文西和羅曼 學園向(仮)

假期要結束了所以
棄坑之時已至 其為 放手更新者(#

會在所羅門實裝之前完結吧 大概(?

現在發祭品也完全太遲了 結果還是沒抽到小恩禮裝  女裝是 作者的私人興趣(#


5


今天羅曼起床後沒有看見他的同居人

是已經離開了嗎……雖然他的確說不想再將他捲進去,但是這樣不聲不響地離開,實在很讓人不是滋味

他像平常一樣地起身盥洗。有時候他們的工作時間錯開達文西也會先去學校,所以他不能這麼快就下定論。但是在昨晚的事情後他沒看見他總覺得開始焦躁了起來,就像每次他盯著螢幕一轉頭發現人又不在旁邊時的那種心情

而且還要去跟立香解釋才行……羅曼這麼想著加快了動作。雖然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那個應該是一無所知的少女說這種事,而達文西把他一個人丟下來面對

這分明也是逃避吧這個偷懶的傢伙!回來之後一定要好好跟他抱怨!

這種好像達文西一定會回來的一樣的話,羅曼之後想起來都為當時任性的自己感到胃痛了

明明就已經失去過了為什麼還學不乖,特異點的奇蹟可不是每次都會有啊


他到校的時候已經是上課時間了,立香應該還不會來找他才對

打開保健室的門,他走到位子上放下東西,另一邊位子是空的

羅曼實在很難說清楚現在到底是不是更希望見到他一點。要用什麼表情來面對昨天說出那種話的他,這個問題的難度對他來說不亞於去向立香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確認過隔壁的位子完全沒有人來過的痕跡之後,他例行性的檢查了保健室裡的病床

然後他看到有人連遮掩的簾子都不拉大剌剌的躺在上面

欸現在是上課時間吧這位同學?還是說其實是教職人員?啊如果這裡的他也是那個樣子的話最好當作沒看見啊啊真不想管……於是羅曼動作流暢的轉身假裝什麼都沒看見即便那個旁若無人的態度和閃亮亮的金色都刺眼的要命

「雜種,你是想當作沒看見本王嗎?」轉過身的剎那躺在床上的人發話了

果然還是這樣嗎……羅曼認命的回頭

「欸,既然是來休息的我就不打擾你了這個呃……」他有點不確定該怎麼稱呼這裡的吉爾迦美什

「稱呼我為英雄王即可」床上的男人鮮紅的眼睛睨向他「我要休息難道還得特地跑來躺這寒酸的床不成?還讓本王在此等待,真是好大的膽子啊醫生」

「抱歉抱歉,今天遲到了……欸啊你在等我?」

「哼,有必須傳達的話語才會不得不暫歇在這簡陋之處的。為本王的駕臨感到榮幸吧」

「喔喔,好喔……」如果說他只是一般人的話這個態度還真的是很討人厭呢,羅曼默默地想

雖然英雄王就算是英靈也沒有多討人喜歡,撇除幼年期跟賢王時期的話。不過根據他昨天得到的情報,眼前這位也是英靈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但是這麼一來卻沒有理由,畢竟這裡只是日本的一間普通高校而已啊

「如今你也只是一介人類,同樣是本王引導的對象,我就說個幾句吧。你做為人類只需傾聽內心的聲音,順從自身的慾望,做出自己的選擇就行了」
「追求己身之愉悅,那便是答案」

「……喔」

「哼,身為一個純種人類要怎麼做人竟然還要勞煩本王教導,簡直愚蠢」

總覺得講這種話眼前這個感覺好像是本人啊……但是,有可能嗎?在這種地方毫無理由的出現?唯一可能的就是他也跟昨天李奧納多說的事情相關……

「英雄王,你……」

「打擾了,吉爾在這裡嗎?」羅曼的問題被門口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

穿著跟瑪修和立香相同的女子高校生制服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綠色的長髮隨著動作搖晃,明明是少見的顏色卻不顯得突兀,反而增添了那人森林系的空靈美感

「吉爾,你今天又一早就翹課了啊,姍漢特老師沒看到你,所以我就來找你了,沒想到你在這裡呢」穿著女生制服的恩奇都走到床邊

「哼,今天我有點事」

「那處理好了的話就走吧,說好要一起到後山的杉樹林去的呢」

結果你們只是一起翹課啊!

「抱歉喔醫生,吉爾給你添麻煩了吧,他現在的設定是暴君所以比較令人困擾呢」恩奇都轉頭向一邊忍不住在內心吐槽的羅曼微笑著說

「欸……設定?」

「嗯嗯沒錯,這個一般是叫……中二病是嗎?不過他也不是總是這樣的,有時候會是賢王的設定」

「喔喔賢王設定啊……」

「嗯,還有半人半神的裏設定喔。造成你的困擾了呢醫生,我現在就把他帶走別擔心」恩奇都說著拉起一旁已經站起身正準備出言反駁的吉爾迦美什的手臂「好了我們走吧吉爾!」

接著恩奇都便不由分說地以那如少女般纖細的身軀難以想像的力氣將吉爾迦美什拖走了,走時還能遠遠的聽到吉爾迦美什的聲音「不是一半,是三分之二神三分之一人!」

「啊這樣嗎……是設定嗎……」結果是英靈的可能性又下降了。尤其是在看過穿女裝的恩奇都以後,羅曼實在不太敢相信那是他知道的那位英靈


「哈囉~有人在嗎?」雙人組走後沒多久,保健室又來了新的客人

「是,有什麼事嗎?」

「嗯醫生你在啊,有事情想要麻煩你呢」跟恩奇都髮色相近,不同的是這次的訪客留著一頭微卷的俐落短髮

「你受傷了嗎,大衛王?」羅曼說完後一驚,一不小心就如此順口的這樣稱呼對方了

「哈哈,王什麼的不用這麼拘謹啦,再說我也不是什麼王啊,只是個普通的學生而已喔,叫我大衛就行了,或是要叫哥哥或爺爺也行喔」

「是學生的話年紀比我還小吧,哥哥或爺爺是怎樣啊!」

「嘛那就普通的叫我大衛吧。David和Daddy念起來很像別叫錯囉」

「不可能會叫錯好嗎!」

「啊哈哈說的也是呢,那你現在有空嗎醫生?有事情想要拜託你」

「你受傷了嗎?」

「欸,別露出那種表情嘛,確實是有傷患,不過並不是我喔」

「那是誰?在哪裡?」

「冷靜冷靜,所以說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雖然有點擔心立香會找不到人,羅曼還是在桌上留了紙條後簡單的收拾了用具便跟著大衛走出保健室

「可能要走一段路,沒問題吧?」

「走路是沒問題,但是傷患到底是誰啊?」

「這個嗎……到了你就會知道了」

是為什麼需要保密成這樣啊……?

羅曼跟著大衛走到校舍後方,那裏並不是一般常見的圍牆,而是一整片遼闊的草原,盡頭則連接著蓊鬱的森林

「哇……」羅曼忍不住讚嘆出聲。過去在迦爾底亞見慣的雪景與偶爾能見青空雖然也是壯闊,但這是與那冰冷的景色截然不同的美,瀰漫著溫暖的生機

「怎麼樣,很漂亮吧?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地方呢,我也是第一眼就喜歡上這裡了,總覺得非常適合放羊呢」大衛笑著看向發出驚嘆的羅曼

總覺得聽到了非常符合他性格的評語呢……羅曼從最初的驚嘆中平息下來後問道「所以傷患在這裡嗎?總不可能你帶我來這裡只是想讓我看這個吧?」

「哎別這麼說嘛,單純地坐在這片草地上曬曬太陽看個夕陽也是很浪漫的事啊。不過這裡是確實有傷患我才帶你過來啦」大衛一邊這麼說,一邊往森林的方向走去

羅曼跟著大衛走到了森林與草原的交界,穿過了灌木叢之後他看見一隻通體雪白的生物

是一隻毛茸茸的綿羊,倒臥在地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前腳正在汩汩的滲血

「這孩子的腳不知怎地受傷了,被我發現之後我就在這裡照顧牠,不過要治好傷口的話果然還是要請醫生來吧」大衛坐在綿羊身邊輕輕撫摸著牠的頭,綿羊也親暱的磨蹭著他,看來應該是照顧好一段時間了

不是人啊。不過這的確像是大衛王會做的事呢

羅曼默默放下用具開始查看綿羊的傷勢,並且進行了簡單的消毒包紮

「繼續休養應該就沒問題了,之後我再來換藥」

「謝謝你了醫生。要是你說你不是獸醫拒絕幫我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呢,不過我想你也不會那麼做的吧」大衛笑著說「來吧你也來摸摸這孩子吧,綿羊的毛是很舒服的喔」
大衛說著抓住羅曼的手放到綿羊的毛上

「喔喔這個觸感……!」芙嗚的毛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難怪看瑪修和立香整天都在摸來摸去

「哈哈很治癒對吧,感覺摸著這個疲勞都會消失呢」大衛帶著笑看著興奮得像孩子一樣的羅曼
「以後要是可以的話,我想當一個平凡的牧羊人呢」

「……等到畢業之後嗎?」

「嗯是啊畢業……去農校之類的地方吧,感覺挺不錯的!」

「……嗯,希望你能達成你的夢想呢,大衛」

「嘛要是能實現的話就不是夢想而是理想了喔……不過啊人就是該懷抱著夢想追求理想嘛,比如理想是擁有的好幾位妻子,夢想是得不到的少女那樣啊」

「日本可是一夫一妻制的喔!?」

「舉例而已嘛哈哈哈!吶不過我說醫生啊」大衛突然一改剛才的輕浮的語氣,用正經的態度凝視著羅曼「如果說你一直認為只是夢想的事成為能夠實現的理想的話,不要白白的讓機會溜走喔?」
「裹足不前的話,事情是不會有所改變的,這點呢追女孩子也是一樣,一旦決定了目標就勇敢去追!就算對方已經有對象了也沒關係!啊就算是追男孩子也是一樣的喔」

「這種話你來講說服力特別的高呢……」

「哼哼謝謝你的誇獎呢,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大衛說著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走吧!」


 
标签: FGO 罗曼 大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9)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