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1的前面其實是有0的(。

CP達文西和羅曼 理所當然的終章雷 含空之境界的梗(此篇無)

搶到演唱會的票了好開心! 感謝的掉落來一發 

好的他在活動裡有謎之新造型......所以二部的禮裝可以來一下嗎(立flag

用google文件打格式全跑掉了為什麼呢......


1


再次睜開眼時,他躺在病床上

「啊啊達文西醬!醫生醒了!」少女的聲音大喊著,接著又對他說「醫生,你沒事吧?有哪裡會痛嗎?」

羅曼用力的眨了幾下眼睛試著搞清楚他現在的狀況

看起來剛才大喊的橙髮少女、站在她身旁的粉紫色短髮眼鏡少女及正往這個方向走來褐髮女性都是他知道的人。

但是他到底在哪裡?現在又是什麼狀況?這裡看起來不像迦爾底亞的醫護室,更不像他在某種假設下被以從者的身分被召喚會身處的召喚室,更何況那種可能性應該是沒有才對——

「醒來了嗎羅馬尼,你有哪裡不舒服的嗎?」褐色捲髮的女性走近床邊發問。那個樣子無論如何都跟他見慣的那位相同,除了身上穿的並不是他常見的那套服飾,而是與一般女性會穿的衣服相差無幾

「醫生,你剛剛被捲進達文西醬的新發明產生的爆炸之後就昏迷了,有受傷嗎?」站在橙髮少女旁邊的粉紫色短髮眼鏡少女擔憂地問。她也毫無疑問是他熟知的瑪修·基利艾拉特,平時沒有從者化時會穿的迦爾底亞制服現在則是被與橙髮少女相同的女子高校生制服取代

這事故怎麼聽起來這麼理所當然……他簡直要反射性地感到胃痛了。不過現在他還是決定先回應看起來很擔心他的三個人

「我應該是沒事……」嗯,沒有受傷,但是大概有比受傷更嚴重的事

「身體沒事嗎?那腦袋沒問題吧?」達文西問道,湛藍的眼直盯著他瞧

「我想是……沒問題吧」

「為什麼聽起來這麼遲疑啊醫生」立香說,有些狐疑地盯著他「難道你真的出了什麼事了?」

「欸……沒有啦啊哈哈……」糟糕真的不太妙啊這個狀況,到底是直接承認會比較快還是……

「醫生,如果真的覺得哪裡不對的話請一定要說出來,我和前輩還有達文西醬都會盡力幫你的!」瑪修鏡片後的雙眼堅定地看著他「雖然本來就是達文西醬的錯就是了」

「那個東西照理來說沒有任何理由會爆炸的啊……好啦是我的錯啦」一旁的達文西小聲嘟囔著

「嗯啊這樣的話……」羅曼看著瑪修堅定的眼神,再三的猶豫之後還是決定說了「那我問個問題……」
「這裡是哪裡呢……?」

問題出口後室內是一片短暫的沉默

「啊這個……」 「該不會是……」「是那個嗎……」

「醫生,你該不會失憶了吧……!」立香大叫

「嗯……?我不知道……」要這麼說好像也對,畢竟他真的不知道這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對,應該是說這個世界的他發生了什麼事

「喔喔……這真是意料之外的作用……」達文西用審視的目光上下掃視著他「所以,你也不記得我們是誰了嗎?」

「呃……」

「醫生,這裡是穗群原學院,你是這裡的校醫,然後這裡是保健室」立香看到他遲疑的樣子開始解說「我是三年級的藤丸立香,是保健室的工讀生」

「我是二年級的瑪修.基利艾拉特,跟前輩一樣也是保健室的工讀生」瑪修在立香說完後立刻接話「然後這位是達文西醬……」

「我是李奧納多‧達文西」瑪修的話被達文西打斷「是你的女朋友」

哈?「呃不好意思,我可能聽錯了你剛才是說……」

「我是這間學校的美術老師,偶爾兼職生物」達文西微笑著說「是你的現任女友」

呃……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這是什麼時候加上去的設定?!是你自己亂加的吧!?你自己看後面的兩個人也都傻掉了喔?!

「達文西醬妳在跟醫生交往!?」立香驚訝地大喊

「那個,醫生……?」瑪修用驚訝中帶著疑問的眼神交互看著羅曼和達文西

看吧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情況是怎樣看但是他們的反應應該是沒有這回事的吧!

「你們不是已經結婚了嗎!」立香此時又補上一句話

驚訝的理由是那個嗎!?

「咦,欸?那個,前輩……」瑪修陷入混亂的看向立香,又看向一旁的達文西,最後將目光移回羅曼身上

「沒有,只是同居而已」達文西淡定的回覆

「喔喔這樣啊……」立香理解的點點頭「雖然你們也沒有講明但我想八九不離十吧」

看到立香的反應後瑪修似乎也很快地接受了這個設定,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後問道「那醫生,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不要接受得這麼快啊你們!再質疑一下啊喂——!雖然羅曼的內心千言萬語奔騰而過,但是他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
因為他實在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搞不好真的有這個可能……?他差點有一瞬間要相信了,然後馬上將那個一閃即逝的念頭從腦海裡刪除。這裡太多事都還沒搞清楚,這個問題還是等等再討論吧……

「不過時間也不早了,妳們該回去囉。剩下的事我會處理的,妳們先走吧」達文西向少女們說

「好吧,既然達文西醬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先回去吧,瑪修」立香看起來很遺憾地說「還有什麼問題的話要說喔,我在這間學校待的時間雖然比不上醫生你,但是比瑪修和達文西醬都久呢」

「那醫生就拜託妳了喔達文西醬,明天見!」立香說完拉著瑪修離開了,現場頓時只剩羅曼和達文西

「好啦,該怎麼處理你呢……」達文西轉過身看著他。聽到他的話羅曼頓時一陣惡寒,簡直想衝出去叫已經走遠的兩人回來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故,嗯嗯……實在很奇怪啊……」達文西歪著頭自言自語,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算了反正萬能的我很快就會找出解答的吧,我們先回去吧羅馬尼」

「欸……回去?」

「嗯回去啊。剛才不是說了我們同居的嗎」

那件事是真的!?

「不要一臉我會吃了你的表情啦。嗯嗯怎麼說呢……教師宿舍是可以攜帶家眷的,但是我是外聘的職員沒有配給,所以就跟你住同一間喔」

好、喔……等一下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接受啦!明明就還有哪裡絕對很奇怪吧!

「不過看樣子你應該是忘記要怎麼回去了吧?所以一起走吧,有什麼事路上我會跟你說的」

這個情況看來現在他好像也只能接受了吧……於是羅曼只好認分的下床

「你的東西已經收好了所以應該也不會有不知道怎麼收的問題……嗯畢竟你是在要下班的時候出的意外嘛」

達文西看他有點茫然地站在應該是他的辦公桌前,轉頭說了一句「應該都在那個包包裡面?不過要等我一下就是了」

他應了聲後看向眼前的桌子。很像他在迦爾底亞時會有的樣子,除了沒有任何網路偶像的周邊和彷彿怎樣都消化不完的大量文件及待辦事項

這世界沒有Magi☆Mari!羅曼瞬間感到悲傷,但是一想到那個網路偶像的背後到底是誰他就覺得算了——畢竟這個世界的他大概有更多時間和機會接觸更多不同的事物及娛樂……大概吧?這個桌子跟他在迦爾底亞的辦公桌擺設相差無幾,空洞的驚人,他簡直無法從中知道任何使用者的個性與資訊

「我好了喔羅馬尼~」達文西整理完手邊的東西回過頭看到他在盯著桌子

「你看著那個有想起什麼嗎?」

「嗯……現在沒有」羅曼抬起頭朝達文西走去「走吧」


回家的路上下起了雪

是大概整能充當某種背景的那種細雪,搭上他們兩個的畫面大概會非常和諧……可惜羅曼現在完全沒心思想這些

「簡單的說呢,你是穗群原學員的校醫,目前在跟我同居中,就是這樣」

「這絕對簡略過頭了吧!」

「沒有喔大概就是這樣……嗯還有我們交往一年了這樣」

「等一下,那再怎麼說都……」

「我想也是啦,突然被說有在交往的人什麼的。所以沒關係的喔,普通的相處就可以了」

「我說……先別提那個,像是我的家人還有朋友之類的其他事情沒有了嗎?」

「朋友的話,除了立香和瑪修,大概就學校的那些吧,看明天會有誰來探望你那就是了。家人的話……沒聽你提過喔」

「沒提過……?」

「嗯嗯,那部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沒提過?交往一年完全沒有?」

「你不提我就沒問了啊。我們也還沒進展到要見家長的地步嘛。不過學校以外的朋友倒是有聽你提起過」

「呃……那是誰?」他決定忽略前面那三個字

「嗯……好像是叫做馬利斯比利喔。好啦到了,就是這裡了」達文西在一間公寓前停步

「附帶一提,立香他們的宿舍就在隔壁而已喔」眼前是一間樸素的公寓,就是在日本最隨處可見,看起來就是配給品的那種。
達文西帶著他上樓,用鑰匙打開了門

「好啦,就是這裡啦,我們同居的地方」

「既然要普通的相處就別一直把那個掛在嘴邊啊……」

「嗯嗯?不用擔心喔,房間是分開的」達文西一邊說一邊走進門,熟練地坐在玄關脫下鞋子

「不過床只有一張就是了」

「為什麼啊!?」

「嗯?因為是配給的嘛,當然只有一張啊」

「那為什麼不再買……」講到這裡他突然打住。是因為沒有必要吧。但是配給品的大小到底夠不夠兩個人睡他也是挺懷疑的

「嘛沒關係啦,我去睡沙發」

「我去睡吧」羅曼說。雖然他原本知道的那位是男性,但是在不確定身分的情況下也只能將眼前這位當成女性了。話說回來,他認識的那位是英靈,根本就不需要睡眠的

「可是床在你的房間喔,這樣不太方便吧」

竟然還放在他房間啊到底為何!

大概是他瞬間的臉色很難看,達文西接著說「因為這樣才方便把你拖去睡喔」

這裡的他又是為了什麼理由在熬夜啊……明明沒有要拯救人理也沒有要追網路偶像了吧?

「沒關係,我想我還是睡沙發吧,床你去睡」

「嘛,這麼排斥跟我一起睡?」

「不是說要普通的相處的嗎……」

「還是可以睡一起的吧,再怎樣都是你賺到喔?世界第一的美人陪睡什麼的」

「世界第一什麼啊你是蒙娜麗莎嗎……」

「哼哼,也是跟那個程度相當的美人了吧!」

「拒絕。我去睡沙發」

「什麼啊羅馬尼!真是不解風情!」

「那還真是抱歉了喔」

在進行著這樣的對話的同時達文西帶著他看了一圈。教師宿舍理所當然不會大到哪裡去,除了他們兩個的房間之外還有一個小小的客廳和共用的衛浴。包含他們兩個的房間在內,大概只比迦爾底亞的個人室再大一點

「好啦,今天就差不多先這樣啦,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

「……我真的從來沒跟你提過家人的事?」

「是真的喔。老實說我也蠻想知道的。但是總覺得提起的話好像在暗示什麼……嗯也不是啦,只是你如果沒有想提,我也就不問了」

「這樣嗎……」仔細想想這樣搞不好也好,不然如果這個世界的父親是大衛他大概也不會想承認……

「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回房間囉?還要找今天的發明失控的原因呢」

「啊等一下!關於你剛剛說的那個朋友的事情……」

「你是說馬利斯比利?」

「嗯嗯,我之前說過什麼關於他的事嗎?」

「你只說過是你的老朋友,你會在穗群原任職好像也是因為他的關係。我知道的也只有這樣」

「也只有這樣啊……」

「嗯,跟你的過去相關的大概就是這樣了。你如果還有什麼想知道的,明天去問問看學校的其他人試試看吧。我就先回房間囉,你也回房間看看能不能想起什麼吧。有什麼問題再來找我」

「嗯……」好吧,看來真的是毫無收穫的樣子。我到底在幹嘛啊,到底為什麼要保密成這樣……只好明天繼續去打探看看了吧。不過要是連據說在交往的對象都不知道了會有其他人知道嗎……?
明明應該要是自己的事情,卻好像在打聽什麼未知人物一樣這點讓羅曼有點頭痛。

「那,晚安囉」達文西朝他微笑著說。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起來像是要往羅曼的方向靠近,卻又止住了動作「要早點睡喔,羅馬尼」

「嗯……啊」羅曼正要轉身回房,突然想到什麼地說「那你之後就來我房間吧」

「……嗯?」達文西維持著微笑歪頭

「我是說你要睡的時候!」羅曼慌忙說道「不是那個……反正我會出去睡啦!」

「真的不一起睡嗎,羅馬尼?」達文西笑吟吟的問

「不用!呃我是說……我睡沙發就好了真的沒關係的……」

「好~吧。那我等一下再過來,順便監督你有沒有去睡吧」

「嗯……嗯,那就先這樣」他後退了一步,轉身,關上了房門

羅曼環顧他在這裡的房間

擺設就是迦勒底個人室的簡化版,就是少了些東西

嗯嗯好吧來看看這裡的我平常都在做些什麼……羅曼端詳著莫名整潔的桌子,接著目光落到一旁的書櫃,上頭整齊擺著一排排醫療用書籍及一些雜誌和期刊
按照我的習慣……嗯!果然有!
羅曼將手伸到一排書後摸索,摸到了被藏起來的甜食

太好了!雖然失去了Magi☆Mari,但是這裡的我果然也是會藏零食的嘛!

他正喜孜孜地要打開包裝,突然響起了敲門聲,然後是達文西的聲音「忘了跟你說了羅馬尼,睡前不要吃甜食,對胃不好」

「呃……」他動作一僵,默默的把甜食放回原位
之後再找機會拿出來吧……

桌子、書櫃、衣櫃,這樣好像就差不多了。喔喔還有床……羅曼望向他一直不敢直視的東西

大概是可以容納一對成年男女躺在上面的大小,不過應該很難不彼此碰到……而且棉被只有一條……呃。

羅曼突然萬分慶幸他堅持睡沙發

他決定繼續去調查桌子的時候,達文西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羅馬尼,我進去了喔?」

「啊?啊好喔!」他開門讓達文西走進房內「不過現在應該還早吧……?」

「我想睡了」達文西已經換上了連身的睡衣「不過你要待在裡面也沒關係呦?」

「欸我還是出去好了……」老實說羅曼不知為何有點不敢直視他。是因為跟平常完全不一樣的關係嗎……?仔細想想也應該是不一樣的人吧,雖然無論行為舉止跟態度都跟他認識的那個相差無幾……但是,這個的確不會是『英靈』達文西吧

「那晚安囉,羅馬尼」

「嗯,晚安,李奧納多」羅曼極其自然地回應了他,就像他過去曾無數次做過的那樣。只不過那時的情況是,睡的只有他而已

羅曼到客廳時,發現沙發上放著毯子,連枕頭都準備好了

喂喂結果這怎麼看都是預謀趕我出來的吧!

雖然他這樣想,但是也不可能真的回去跟達文西躺同一張床,雖然對方八成不會拒絕

羅曼抓著毯子躺上沙發,一邊在腦中整理他今天發生的事

意外的是他全部都記的很清楚,無論是之前在迦勒底發生的任何事也好,時間神殿的事也好,他全都記的一清二楚,的確是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沒有錯

還有那件事,他也不可思議的完全沒有忘記……那個在未知的空間遇到的那名神秘女性的事

雖然已經忘記了細節,但是對方好像是說要喚醒他……嗯難道我之前是在作夢嗎!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陷入了恐慌,想起了之前他曾經看過的一部老舊科幻電影。

但是他馬上否認了這個可能性。與其相信科學,以他的身分他還比較相信魔法有可能辦到這個……等等,魔法的話……

好吧退個一百步來說,迦勒底的確有很多不尋常的存在。但他想就算是女神,也不可能做到將使用了第一寶具的他帶回來才對,更何況還是在這種莫名其妙的世界……

話說回來,那位女性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連聲音都覺得很熟悉……他模模糊糊的這樣想著,一邊墜入了夢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9)
  1. 深夜行動蒼天白月 转载了此文字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