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月

生命是必然會迎來終結的存在。生命是不斷積累痛苦的巡禮。 但那絕不是和死亡不相往來的故事
確實,一切都不是永恆的,會有痛苦在最後等待。但那一定不是絕望。 以有限的生命,來直面死亡與斷絕。知曉著終結,卻重複著別離與相遇。 ……那剎那的旅途,就像耀眼的星之閃爍。這就叫,愛與希望的故事。

Dreamless dream

好多太太都喜歡挖了坑然後沒下文,我也想要這樣

請讓我抽到二周年三人禮裝,謝謝

我搞不好只是想寫式。嗯沒問題的鈴村夫婦賽高!


0


「吶,聽得見嗎?」

聲音在虛無中響起

直到剛才為止都不存在的意識,在那一刻尋回了自我。

「能聽見吧?那就麻煩你快點醒來吧」柔和的女性聲音這麼說

試著發出聲音回應的同時,他找回了自己的存在。

「嗯,就是這樣喔」伴隨著那道嗓音,他感受到五感逐漸回到自己身上。「打擾了你悲劇英雄式的永眠真抱歉呢,但是你如果再繼續睡下去的話,那孩子會很難過的」女性的聲音說道。那嗓音與記憶中的某人相似,卻又截然不同

「所以我就擅自叫醒你囉,畢竟理論上我什麼都能做到嘛」神秘女性說「絕不是因為你跟那個人有一點點像的關係喔」

那個不好意思妳在說什麼……?雖然很想將疑問說出口,但是逐漸鮮明的五感卻告訴他一件事——他正在往下掉

「哇啊啊——!?」問題化為慘叫衝口而出,他睜開雙眼,一張帶著中性美感卻散發著女性氣質的美麗臉龐正對著他,墨黑的長髮無風自揚,然而身上華麗的振袖和服翻飛的樣子,卻顯示了正在下墜的只有他而已

「等一下啊,妳……」他急著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眼前的女性打斷「既然你已經睜開眼睛了那就沒問題了」和服女子微笑著說「倒數三、二、一~」

「什……!?」

「祝你好運囉,羅馬尼.阿基曼」隨著和服女子的話語,他眼前的世界被白光吞噬

「Dr.Romantic,希望你能夠親自體會一下,所謂的浪漫為何物喔」



「你未足十年的,作為凡人的這些時間」
「自看見那個未來起便不斷奔走的,因那樣的未來而心驚膽戰的十年」
「即便許下了成為凡人的願望依舊被千里眼所見的景象所束縛,無法完全屬於你的人生」
「我並不討厭你們所譜的故事,也絕非否定你做為人類努力的短暫一生」
「只是……若是做為一個普通人類而活下去的你,又會是什麼樣子?」
「沒有驚心動魄的人理燒卻,也沒有熱血沸騰的拯救世界,而僅做為一個平凡人類的人生」
「你還會去迦勒底嗎?還會與master相遇嗎?」
「又或者,一切結束後你留下來了,那之後你會過上怎麼樣的人生?」
「那會是你期盼的,自由的人生嗎?」
「可能略嫌無趣了吧,對我來說。不過如果有這個可能性的話,但且一看也無妨」
「畢竟這裡是if聚集的迦爾底亞……」

「如果那真的是你所期望的」



「梅林先生,我的部分已經完成了喔,接下來您的工作請快點開始吧」

「啊,好的好的,既然是美女這麼說那不努力一點可不行啊。不過總覺得妳的態度意外的積極呢,兩儀小姐?」

「咦,是嗎?」墨色長髮的女性用振袖輕輕的掩嘴一笑「因為我很期待呀,那個」
「我所知道的平凡日常,在那樣的光景裡跟某人相遇之類的。雖然這裡也不錯,但是我果然還是很嚮往那樣呢」

「嗯?意外的少女心呢」

「呵呵,女性不管到幾歲都是少女這點您也知道的吧。所以說梅林先生,就麻煩您囉?」

「啊哈哈哈,看來為了不破壞少女的夢想,我得好好努力才行啦」

「嗯……這也是為了master,還有那個人嘛。還請您老實的做事喔,夢魔先生?」

「嘛雖然我很想說美女的鼓勵讓我充滿了幹勁不過妳的笑容真是讓我備感壓力啊……」

「沒那回事的梅林先生。我也要去處理後續了,請您加油喔」『兩儀式』說完,曳著華麗的振袖和服離開了

「嗚啊這種存在還真是有夠難搞的……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了」花之魔術師帶著一貫的笑容瞇起眼說道「畢竟有些事委託她協助會比較容易呢……不過她介入的話事情也會變得更複雜吧。嘛反正一定會很有趣的所以就這樣吧哈哈哈!」
「那麼,究竟會讓我看到什麼呢?羅曼尼.阿基曼,你做為一個普通人類的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蒼天白月 | Powered by LOFTER